当前位置: 首页 > 文集 > 灵山居士:《纳德与西敏》——那些诚实的可怕的伊朗普通人
灵山居士:《纳德与西敏》——那些诚实的可怕的伊朗普通人

【发布时间:2012-12-24】

 

灵山居士:《纳德与西敏》——那些诚实的可怕的伊朗普通人

 

 

在看这篇文章之前,你应该先去看这部电影。否则你可能会不知道我在说什么。我保证这不是一部会让你睡着的电影。
 
这是我看过的最好的一部伊朗电影。应该说这是我看的第二部伊朗电影。第一部是那部《在伊朗长大》,里面全是黑白动画人物。如果《逃离德黑兰》也算伊朗电影的话,这是第三部。这部电影让我们了解了那些生活在伊朗的YSL教徒的生活。之前你对于YSL教的了解仅限于那些层出不穷的暴力事件。对于伊朗,我们耳熟能详就是内贾德,他们遮遮掩掩的核计划,披着黑围巾的伊朗妇女,美伊何时开战之类的话题。你从未了解过普通伊朗人,从这部电影里我们可以了解他们如何生活,他们如何取舍因果。
 
说实话,电影里那位做护理工作的女佣对于因果的谨慎令我汗颜——虽然她可能并不懂太多的因果。生长在一个充满谎言的国度里,虽然身为佛教徒,有时候我们还是会习惯性地说一些谎。你看到电影里那些诚实的可怕的一板一眼的伊朗普通人会觉得非常不适应。他们对于宗教的虔诚和认真远超我们。当她不确定为一个半身不遂尿湿裤子的异性老人换裤子是否有违YSL教义时,她甚至会打电话咨询专业宗教人士这样做是否有罪。当然,佛教徒会说这样的宗教太死板。我们会说:他们没有智慧。但他们对于信仰的认真实在非常可以让我们佛教徒学习。
 
在他们的世界里,克兰经就像是先知。如果你在克兰经面前说话,那么就等于在先知面前说话,周围的人没有理由不相信你。他们不相信有人敢于在真主面前撒谎。我不认为有多少中国佛教徒会因为身边有一本《华严经》就变得不敢撒谎了。即使把手放在金刚经上,很多中国佛教徒还是可以毫不脸红的撒谎。在中国,撒谎几乎成了生存必备技巧。
 
我不知道有多少中国人看得懂这样的电影,在没有信仰的国度里,你会觉得他们太刻板。你甚至会嘲笑他们。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周围的人就为香港人拍的电视剧里,那些人以为手按着《圣经》发誓之后就不会在法庭上撒谎而感到不可思议。在缺乏信仰的国度里,人们普遍不了解要对自己的身口意负责。
 
在电影最后,纳德与西敏决定以赔钱的方式与对方和解,但他们要对方在可兰经面前发誓:她的流产是由于雇主的推搡造成的。但对方选择了放弃赔款。因为他们惧怕在可兰经面前撒谎的后果。虽然从某些方面来说,她的流产确实跟雇主有关——为了保护纳德的父亲而被车撞——但不是因为他的推搡,所以她就不能这么说。她不能在真主面前撒谎。她惧怕后果。
 
我推荐所有佛教徒看这部电影,我想你可以从中看出你距离深信因果还有多少距离。而深信因果——这只是佛教徒的最低标准。我知道大部分佛教徒都只是近乎佛教徒——甚至距离近乎佛教徒都很遥远。事实上,如果我说一个人是近乎佛教徒,对我来说那是近乎赞美了。如果你在学佛十年之后,成为近乎佛教徒,你几乎可以为此骄傲了。我觉得大部分中国佛教徒(特别是有些号称修密法的人)他们的目标不应该是即身成佛,他们应该把即身成佛教徒作为自己此生最高目标。成为佛教徒意味着你接受四法印。虽然这件事听起来不难,但实际上,这是非常高端的要求。很少有佛教徒真正接受四法印。大部分佛教徒既不了解也不接受四法印,所以他们遇到事情会说: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听上去像是他种下玫瑰的种子却长出一颗仙人掌一样。这就是不了解四法印。
 
如果你看了这部电影,如果你看了那些诚实的可怕的伊朗普通人——他们如何一板一眼的说话没有添油加醋,没有夸张,偶尔说一句谎就会产生严重心理障碍——之后没有丝毫羞愧感,那么你一定非常棒——如果你不是已经做得非常好比电影里的人更棒,那就是已经完全不具羞耻心。只有这两种人不会汗颜。
 
在中国,很多人可以毫无任何心理障碍的说谎,很多人可以随意许下他们从未打算兑现的诺言,这样的人从儿童到成人,遍布中国。这样的结果就是你不敢相信除了父母家人之外的任何人,如果有人跟你说一件事,我们第一反应是:真的吗?你不是在骗我吧。中国的佛教徒,生长在这样的环境下,也未能不受影响。为此,我特别推荐中国佛教徒看这样的电影。
 
你可以通过下载看到这部电影,但如果你喜欢,请去电影院再去花钱看一遍。或是购买正版光碟。理由很简单。如果我们都只是这样看电影,那么电影院就会没人光临,电影院没人光临创作者就会没钱吃饭。创作者没钱吃饭他就会改行干别的,譬如去洗盘子。他将不再创作。我们就无法看到他更好的作品。这就是因果。因此,请尊重别人的脑力劳动成果。

 
本文于2012年12月23日首发于灵山居士博客。版权所有,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