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库 > 宗萨蒋扬钦哲仁波切文集 > 宗萨钦哲仁波切:智慧与慈悲
宗萨钦哲仁波切:智慧与慈悲

【发布时间:2013-12-29】

 

宗萨钦哲仁波切:智慧与慈悲

 
 
金刚乘中,上师的观念是非常特别的。我们有许多人都是尊贵的顶果钦哲仁波切的弟子,今天是仁波切转世的坐床大典。而所有的钦哲转世都被认为是无垢友(Vimalamitra,毗玛拉密扎)与赤松德赞王的转世。 
 
伟大的蒋扬钦哲汪波是藏传佛教共与不共传承最重要的导师之一,不是因为他的法座殊胜、位阶甚高,而是因为他证悟上的成就。他与姜贡康楚 (Jomgon Kontrul)、秋吉林巴 (Chogyur Lingpa)及姜贡罗迭旺波 (Jamgon Loter Wangpo),一起推展了利美运动(不分派运动)。他不只是位学者和圣人,也被认为是五位国王(化身的)伏藏师(five king tertons)之一。他有五位化身──身、语、意、功德、事业。意的化身即是尊贵的顶果钦哲仁波切,他和伟大的蒋扬钦哲汪波其有相同的特质。 
 
「钦哲」(Khyentse)一语的大意是智慧与慈悲。见过前一世尊的顶果钦哲仁波切的人,我相信你们一定还记得他是智慧与慈悲的化身,也是两者的展现。对我们这些无明的众生来说,即使我们能够在智识上明白智慧与慈悲,要实际见到智慧与慈悲的例子却非常困难。这是极为珍贵的,但我们许多人却有这个机会,因为我们过去世的善业,而见到前一世的仁波切,现在又有这么好的机会见到他的转世。虽然我(宗萨蒋扬钦哲仁波切)是被祖古贝玛旺嘉(Tulku Pema Wangyal)拖来(开示),但我想我还是觉得自己是一个非常幸运的人,能有这个机会借着宣说几句法语而累积福德。 
 
因此我决定说一说和「钦」「哲」二字有关的几句话,因为我们都认识一些钦哲的转世,同时也多少知道所谓智慧与慈悲的概念。现在,像我前面所说的,「钦」一字代表智慧或了解。这里我们所说的并不是一般的智慧或一般的理解,这里所说的智慧,是指了知所有现象之究竟真理的心。有一些例子可以说明智慧为何必要,当我们不知道一些事情时,通常就会产生问题;当我们不全然了解时,就会瞎疑猜。我们有许多误解或不了解的事实,之所以会有这样的无明,是因为累世的习性。 
 
虽然有些人可能对智慧有一点智识上的理解,但要有智慧却是非常困难的,因为在佛法里当我们谈到智慧时,我们所谈的是把我们从这些妄想中解脱出来的智慧。许多时候,我们所认为的智慧,事实上并不是真正的智慧。在大乘中,智慧指的是了知无我的心或了知自我本空的心。即使研读起来容易,要实证却非常困难,这是因为累世对自我的执着使然。 
 
在佛法中,我们谈到轮回与涅槃,轮回是有这些妄想的地方。当我们谈到无明或妄想、譬如执着自我时,并不是说我们确实有一个染污存在,因此我们必须要清除掉它。事实上,所有的这些妄想、这些无明,实际上并不存在。但是因为我们自己的不安全感,让我们以为它们是存在的。我们对自我的存在非常执着,常忙于成为这个自我的奴隶。现在,智慧了知这个妄想并不实存的真相,但就像我已经说过很多次一样,一个人能够透过研读与接受开示而大致理解智慧,但要真正证得智慧必须要具有许多福德。 
 
对虔诚心来说,也是如此。要理解什么是虔诚很容易,但要有虔诚心,需要具备很大的福德。在你有福德之前,是不可能有虔诚心的。我想不只是精神性的、像智慧、慈悲、虔敬这样的开悟特质,即使是我们曰常生活中的快乐,也需要有许多的福德才行。 
 
举个例子来说……,这么说好象有点野。举例来说,假如有某个人像我的翻译,对这位尼师(这位)说:「你好美喔!」。假如她备有即便是稍纵即逝的快乐福德,那么这恭维必定会带给她很大的快乐。假如她没有足够的福德,同样一句翻译所说的话,可能会造成许多问题。打个比方,这句话会让她有所期待,虽然它可能只是翻译出于礼貌而说;但因为没有足够的福德来适当地诠解这句话,她可能会有所期待而跟着他到处去!这时候,如果他是那种有耐性或有技巧的人,这还好,不过我并不认为他可以每天对她说你很漂亮。所以福德,藏文称为「索南」(Sonam),是真的能对每件事产生重大影响的最重要特质之一。我相信你一定在人生里经历过某些事,有时候令你不开心的事,却让你高兴不已,这极大部分是因为福德的缘故。 
 
现在你可能会想着:「那要怎样.才有福德?」很奇怪,即使想要有福德也必须得有福德才行,福德是福德的因,这是佛法修行中困难的部份,就某方面来说,完整的智慧观念(idea)是超乎各种概念(concepts)之上、超乎所有习性的攀缘之上的。为了要得到这种智慧,所以我们谈福德,而福德与我们的情绪息息相关。空性亦然。这是我们必须了悟。为了要证悟空性,一个人必须要有福德,就像是对他们的上师赞诵或献供(一如外面的人们正在做的),或是像你们之中的某些人耐心地听我说而又不被(外面的)鼓声所千扰一样。一个人也能以这种方式来累积福德。 
 
两种积聚福德的殊胜方法:对众生的悲心以及对佛、法、僧与上师的虔诚心。事实上,这两者可以缩简为一,即慈悲心,因为当我们谈到大乘时,谈的就是慈悲心。 
 
这种悲心在金刚乘里,大多被诠译为虔诚心(devotion)。这也是「钦哲」之名的第二个面向,藏文里的tsewa、即是悲心(compassion)。悲心不只是同情心,事实上,它是了知平等的心,了知我与他人之间的平等、好与壤之间的平等、一切二元对立现象的平等;这就是悲心。但对我们大多数的人来说,悲心是很难生起的。有太多阻碍悲心、与悲心作对的强而有力东西,如自私、对自我的执着等,以及许多自我攀缘的有利环境。 
 
我无法讨论你们的状况,但如果就我自身的经验来说,哪怕只有几秒钟的时间,我都很难拥有真正的悲心。当我读到菩萨戒、祈请文、祈愿文时,即使我了解其意义,但这一切的背后仍然是自私之心。在大乘经典里,有许多不同的菩提心,最殊胜的菩提心,是一种牧羊人式的菩提心,这种人希望为了众生而成佛、希望在所有的众生都成佛之后他才成佛,这种菩提心是非常难以理解的。 
 
我不知道你们是否有这样的菩提心,我可没有。我不在乎别人,但最起码我觉得自己很棒,好歹我想要成佛;因为很多人并不想成佛,至少我是想成佛的。虽然,我只是为了自己而成佛!对你们来说想必也是如此。当我们向佛、法、僧三宝献供时,虽然嘴里说的是为了一切众生的缘故,但心里想的,却总是为了自己的好处。所以对我来说对众生的悲心是很困难的,在金刚乘里虔诚心被解释为较高层次的悲心,我想这是为什么我喜欢金刚乘的原因之一吧!
 
至少对一个初学者,对一个充满染污的众生来说,开始修习虔诚心时,可以从某个人、譬如你的上师开始着手,赞赏某个人比承担每个人的责任要来得容易多了,而且我想我被吉美林巴之类的人洗脑得很愉快。吉美林巴曾说过,年复一年地诵咒、修习仪轨、做法会是很好的,但没有一件事能和一分钟的禅定相比,因为禅定更能洞澈我们的心灵。然后他又说,年复一年的禅定,是无法和片刻地忆念上师相提并论的。这是为何我觉得虔诚心的修行,非常重要且无所不含的原因所在。 
 
但我也明白,许多人很难拥有虔诚心。对那些见过伟大的上师,如至尊顶果钦哲仁波切的人来说(像我自己就非常幸运地能亲见),我想我们会比较少有不恭敬的看法;但对那些必须跟我这般人相处的人来说,我完全能理解为何虔诚心会是这般地困难!因为在今日你们甚至对上师都没有太多的信心。 
 
其次,我还要谈一些我自己的经验,我知道你们之中有许多人是老修行,一定重复地听说过这些事情了。我想说的是,要全然地信任上师是相当困难的。举例来说,最近当我在修上师相应法时,我完全照着法本观修,观想上师在你的面前和其它的一切,到了祈求加持的部份,祈请殊胜或不共的加持,我们也可以祈请一般的加持……,当然,殊胜的加持祈请,是为了成佛、智慧的增长、去除无明等等,这是修持上师相应的究竟己的。然后,为了助益人类,我们也可以祈求加持,好让我们可以长寿、不生病和种种世俗性的加持。 
 
我注意到我对胜义性加持的寻求,远远地少于对世俗性加持的追求。我并没有如祈求长寿、计划的成功等等那般真诚地祈求除掉自我。于是我明白了——我依然执着于这世间的生活。事实上,我把上师当成了神祇,请他赐予特定的报酬。当我一明白这并不是很好的想法时,我就觉得能体察到这种过失,也是上师的加持。有时候,当我设法解我的过失时,马上又不知打哪儿冒出傲慢和不知不觉混进来的自我,想着:「喔,我设法要了解我的过失,很好」情况总是这样。然后我又开始自责起来,对自己说道:「不行,我不能有这样的自我。」 
 
然后有一天……,你们知道的,我对写剧本、拍电影这些事情都很感兴趣,于是有一天,我发现自己对上师这般祈请:「请加持我,让我顺利写完剧本,使我的拍片计划成功。」马上我又想到:「不行,至尊顶果钦哲仁波切根本不知道怎么拍电影,我怎么可以这样要求他呢?」那时我正在读蒋扬钦哲汪波和钦哲秋吉罗卓的传记,在他们的传记中,屡屡提到他们对上师所持的虔诚心是如何地深厚,以及他们如何向上师析求,赐予证悟成佛、饶益众生等一切成佛特质的加持。我觉得很是惭愧,因为我所祈求的,是如此世俗的东西。但是因为我读了够多的佛教书籍,可以让我这么地想……;因为我的心、我的自我、我的自私是这么地聪明,所以能巧妙地找到了很好的借口;于是我会想祈求加持我,让我写好剧本,是为了利益众生的缘故!
 
然而我又告诉自己:「不行,我利用各种大乘的借口,只不过是助长了我的自我和自私而已,是不对的。」再回到我向上师祈请赐给我拍电影的加持……之后我想到:「不对,不对,他不知道如何写剧本,他不知道如何掌镜头,这类的事情他都不清楚。」接着我就明白了:「看吧,这表示我对他没有信心,他是佛,他应该知道一切的事情,我把他看成了是个不知道像掌镜之类简单、世俗事物的凡夫,而那些事务只要花上两天或顶多一个礼拜就能学会了。」从这里看出我对他的没有信心,这也表示我还需要培养我的虔诚心,培养我的信心。 
 
之后,我试着花更多的时间在祈请和祈愿上,这样上师就会加持我,我的智慧就会增长、我一切成佛的特质就会展。于是我的信心增多了一点,所以这些日子以来,我对祈求任何的加持,如把剧本写好之类的,就不会觉得不好意思,我想这样是可以的。我想告诉各位的是,我们有着无法专一的毛病以上师来说他是一位老师,但如果想要长寿,而碰巧又知道有长寿佛,你会另外向长寿佛祈求加持。若是想要增长智慧,又会向文殊菩萨祈求加持,如此这般。这也说明了,我们对上师乃是一切皈依对象的总集缺乏了解;也表示了我们的心仍然充满了二元对立。只要我们仍有这些弱点,我们就无法有勇气去获得智慧。 
 
我们称拥有菩提心的人为菩萨,而菩萨的称号,也代表着他是一个有勇气的人,不单是具有帮助众生的勇气,同时有勇气去面对现实,去面对这个充满了无明、迷惑的人生。因此为了获得「钦」(khyen)或智慧,一个人必须要有悲心。没有悲心,是不可能有智慧的。我个人觉得获得「钦哲」(khyentse)或是悲智这两种证悟最快的方法,就是虔诚心,也就是悲心的精髓所在。为此,虔诚心有许多的层次,我们可以从主要是发自情感,例如赞叹、发愿等最简单的虔诚心开始。最后,当虔诚心增长时,这虔诚心就会转成智慧,到时候,我们就不会有老是需要倚赖某个人的恐惧了。倚赖某个人,是件非常奇怪的事;有时候我们的心想要倚靠某个人,但别的时候,这个想要倚靠个人的想法,可能会是个很大的麻烦。我想大概就是这些了!
 
新视觉网络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