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库 > 彭措郎加仁波切文集 > 彭措郎加仁波切:由印入藏時,中观见地之演变(下)
彭措郎加仁波切:由印入藏時,中观见地之演变(下)

【发布时间:2014-01-31】

 

彭措郎加仁波切:由印入藏時,中观见地之演变(下)

 

 

 

龙树与中观历史
 
现在要讲的是「说无体性宗」的中观的历史,这又分为「所诠意义中观」与「能诠文字中观」二者。
 
所诠意义中观是以非常、非断、非有、非无的中观──法界离戏──为所诠的内容;能诠文字中观是指佛陀所说经典(经中观)与后学所著的论典(论中观)。能诠之经中观是指佛陀所开示之《般若八千颂》、《般若二万五千颂》、《般若十万颂》、《金刚经》、《心经》、以及三转法轮所开示的《大涅槃经》等了义经,不了义经不是能诠文字中观。论中观则是指龙树论师所著《理聚》、《赞颂集》以及弥勒所著《慈氏五论》,还有月称的《入中论》、寂天的《入菩萨行论》等。
 
龙树菩萨是印度论中观的开派师。佛陀在《入楞伽经》、《文殊根本续》、《大涅槃经》、《大法鼓经》等一百多部经与续当中都曾授记:未来于佛入灭四百年后,将降生名为「龙」的比丘。
 
龙树出生于南印,幼时父母请人帮他看相,结果都说他不长寿,但若供养一百位比丘斋饭,就能延寿七年。六岁时,父母想到龙树即将不久人世,觉得最好不要看到孩子命终的样子,因此派了家里最好的仆人陪著龙树离开家乡。龙树跟著仆人走著走著,来到成就者萨惹哈居住的地方。那时龙树在五明方面已十分渊博,擅长写诗,他在萨惹哈的家门前吟诵了许多赞颂文,萨惹哈听了就唤龙树进去,问他怎么了。龙树告诉萨惹哈自己的遭遇,于是萨惹哈给予他长寿佛灌顶,教他念长寿咒,并且告诉他只要念诵长寿咒就会长寿。不仅如此,萨惹哈还说,如果龙树满七岁当天能够整夜不睡持诵长寿咒,将可以活到六百岁,后来他果真活到六百岁。
 
之后龙树学了很多经论,成为印度那澜陀大学的堪布,执持佛陀教法。后来由于龙的帮助,龙树从龙宫迎回十二册大、中、小三种般若经。之前他的名字是巴登比丘(具德比丘),在此之后才被称为龙树。当时,龙王并未把《般若十万颂》的末二品给予龙树,龙王告诉龙树,如果想要这二品,就请下一次再来龙宫迎请。因此当时迎回的《大般若经》缺了末二品。后来由于《大般若经》末二品与《小般若经》末二品相同,因此就以《小般若经》末二品补入《大般若经》。
 
龙树菩萨所著论典有《中观理聚五论》,赞颂基、道、果等的许多《赞颂集》,以及《与亲友书》、《中观宝鬘论》等许多《教言集》。其中,《理聚》是佛陀于灵鷲山二转法轮所讲般若经的注解,《赞颂集》则是解释三转法轮所讲如来藏系经典。
 
龙树在住世的最后二百年,来到印度的巴吉日窝。他在此地修行二百年,证得成就,是印度八十位大成就者之一。他有一位好友乐行贤王,龙树修制一种长寿丸送给乐行贤国王,因此龙树能活到几时,乐行贤王也一样能够活到几时。有一天,乐行贤王的儿子釹坚(义译为「能者」)从母亲那儿得到一件上好的衣服,釹坚说要留待登基时才穿。他母亲说:「你是不可能登基为王的,因为你的父亲会很长寿,除非龙树死亡,他才会死。你的几位兄长都等不到登基就死了,所以你是不可能登基为王的,除非你去向龙树菩萨请求他的头。他是菩萨,说不定会答应你!」
 
于是釹坚就去请求龙树菩萨。龙树菩萨一方面为了让后学能够修持菩提心,同时也为了满太子的愿,就答应了这个请求。但是不论釹坚用刀怎么砍,都无法砍断龙树的头。后来龙树菩萨说:「我过去被刀杀的业都已清净了,因此任何武器都无法杀死我。唯一尚未清净的业是过去我割草时割断了一隻虫的头,只剩这个业还未清净。你若要取我的头,就拿一根草来。」果然,釹坚用一根草把龙树的头砍了下来。之后他怕龙树的头会跟身体重新接合,就把头带到与身体相隔很远的地方。据说龙树的头与身体化为石头,将来两者若遇合,龙树菩萨就会再出现于世间,于南印的巴吉日窝再传中观法教。龙树菩萨若再来,讲中观可以讲上一百年。
 
龙树论师有许多弟子,其中最主要是圣天,又名提婆,著有《四百论》、《智慧藏总集》、《手量论》(註 3)等许多论著。《手量论》很短,只有五个偈颂,因此以手的五指来形容其篇幅。龙树与圣天既不属于应成派也不属于自续派,只能称为中观宗,亦即说无体性宗。后学出于对其意旨的理解有异,因而形成中观自续派与中观应成派。圣天之后是佛护,他著有龙树《中论》的注解《佛护注》,是就应成派的见地来解释。佛护之后是清辨,也著有《中论》的注释《般若灯论》以及《思择炎》本颂及注解,是就自续派的见地来解释。由此出现了应成与自续两派。
 
之后于应成派出现月称与寂天、大正理杜鹃、小正理杜鹃以及阿底峡尊者;自续派祖师则有智藏、寂护、莲华戒以及圣解脱军、狮子贤。其中,月称著有《中论》的注释《净明句论》、《四百论》的广释《菩萨瑜伽行四百广注》、《六十正理论释》以及《入中论》与《入中论自释》。其后,阿底峡尊者写《入二谛》。自续派则有智藏写《二谛分别论》与《二谛分别论注》、寂护著有《中观庄严论》与《中观庄严论自释》、莲花戒著有《中观光明论》九卷与《修习次第》三篇。圣解脱军与狮子贤论师也分别以自续派观点注释般若经,以下还会提到。
 
《中论》的注释在印度有八本,但译成藏文者目前仅四本。一本是《无畏释》,藏地祖师多认为这是龙树自己为《中论》写的注释,但也有些祖师认为作者另有其人。《无畏释》文中出现像是「龙树自己为《中论》所作之《无畏释》」的字句,但认为不是者有贾曹杰与果让巴等大师,理由是如果《无畏释》是龙树自己所写,在月称为《中论》所作注释中应该会提到《无畏释》,但是一句也没有。另一个理由是,月称《净明句论》与《无畏释》的观点有出入,如果《无畏释》是龙树所作,两者观点应无二致。除了《无畏释》之外,还有佛护《佛护注》、月称《净明句论》、清辨《般若灯论》这三本《中论》注释有藏译本。清辨的弟子观誓所写《般若灯论》的注解《般若灯论广释》也译成了藏文,其中对小乘十八部派与外道的主张都解释得非常详细,是这方面最详尽的论著。
 
问:怎么知道《小般若经》的末二品与《大般若经》末二品是一样的?
 
答:一种说法是:龙树菩萨在龙宫时看了《般若十万颂》,即《大般若经》,因此知道末二品在《般若八千颂》,即《小般若经》里也有。另一种说法是:广、中、略三种般若经的含义在《小般若经》中都已具足,差别只在《小般若经》会省略重诵的文句与通用的语词,广的般若经则会详尽地陈述。好比《心经》当中「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就是省略了「受即是空,空即是受;想即是空,空即是想;……」。而我们读起来也会了解,《小般若经》中已具足整个般若经的文义,只是词句多寡不同。
 
问:何谓「色即是空」?
 
答:「色即是空」,表示「有」是不存在的。既然「有」不存在,「无」当然也不存在。既然「有」与「无」都不存在,「亦有亦无」当然也不存在,「非有非无」也不存在。
 
问:既然有、无都不存在,为何又说「空即是色」?
 
答:这是指色与空不是相异的,并非在色之外还有一个空性。色本身即是空,亦即显空双运,或说色空双运。如果认为色与空各自分开,而又要说显空无别,那是办不到的。两个不同的实体如何能够无二无别呢?因此色与空必须是一。若讲色空无别,表示色与空不是两个东西,色与空必须是同一体性。有色、无色,或者有空、无空,都是无法说的,因为找不到有色,也找不到有空。
 
色与空是无法言说的,这是就胜义谛来说。若就二谛来说,则色与空如同镜中影,镜中的影像虽然显现,却不是真的,是空的。但尽管是空,却仍可以显现,因此是显空双运。但这仍未达究竟,因为仍有显空二相。无二的双运是我们可以去了解的,但了解之后,如果能够透过修持达到真正的证悟,那是最好的。
 
 
中观应成派与自续派
 
应成派与自续派在根、道、果上都有许多差别,而藏地学者之间对此也有不同主张。
 
藏地学者共同主张的看法在于因上的差别。世俗与胜义当中,抉择世俗谛时,二派在因上并无差别;但是抉择胜义实相时,主张以应成因来抉择,是应成派,主张不一定以应成因,而必须以自续因来抉择实相,则是中观自续派。应成因的意思是指,当他人的主张与实相不符时,除了指出他人过失之因以外,自己没有承许,这是应成派;安立自续因时,不仅指出他人的过失,而且为了成立实相无生与空性,于自己之体性还要承许成立无生之因,亦即成立空性之因,这是自续派。必须安立能立之因,就是自续派。
 
抉择实相之后,究竟中无所承许。遮止(否定)生的时候,仅暂时成立无生,却不承许究竟无生,这点是应成派与自续派看法相同之处。
 
藏地学者都主张,应成派与自续派的差别主要在因上的差别。但对于因上有何种差别则又有不同看法。上述这种说法是萨迦派的果让巴与宁玛派米滂仁波切的看法。
 
问:当一个人说「显空无二」时,中观应成派会反驳吗?
 
答:应成派不会批驳「显空无二」,只是会认为自续派的陈述方式不对。未达究竟时仍然要讲要说,要不断分析。达到究竟时,法界离一切戏论,不可言说,不可思议,如果你仍然可讲可说,佛教界可能会颁一个大奖给你,因为连佛陀都无法说,无法思议,你还能说,你就比佛陀更行了!这是开玩笑的!
 
 
应成派与自续派在藏地的兴起
 
佛法在西元四世纪时出现于西藏,当时西藏只有佛像、经典、塔,佛法并不兴盛。七世纪时,藏王松赞干布派译师吞弥桑布札前往印度学习梵文,返藏之后制定藏文,并将许多佛经与密续翻译成藏文,密续部分不包含无上密续,而以事部的观音法教为主。
 
八世纪,藏王赤松德赞时,迎请大学者寂护论师、莲华生大师与班智达贝玛拉密札等入藏。到藏王赤热巴坚(註 4)为止,来到藏地的印度学者计有一○八位。其中,像是寂护论师、莲华生大师、贝玛拉密札、莲华戒论师等都是曾在印度那澜陀大学担任堪布的大班智达。寂护论师不用说,大家都知道。根据印度历史,莲华生大师也曾在那澜陀大学升座担任堪布一年。
 
八世纪时,印度班智达迦那嘎巴、西藏译师焦若.鲁坚赞将《中论》以及属于应成派之佛护《佛护注》与属于自续派之清辨《般若灯论》翻译成藏文。此外,属于中观自续派之智藏与寂护的论著也译成了藏文。然而此时尚未区分中观应成派与自续派,但中观思想上是以自续派为主。
 
十世纪时,译师洛丹谢饶修学并教导清辨的《般若灯论》,当时修学讲说的内容也是以中观自续派为主。之后,在恰巴确吉僧给的八位名字当中有「僧给」的弟子中,除了一位之外,其他七位与恰巴确吉僧给本人都是以中观自续派的论著为修学的依据。其次,萨迦派祖师遍智荣敦谢恰袞日忆起前世是莲华戒,以习气之故,仍以自续派做为自己的见地。
 
藏地没有人自称是中观自续派,都说自己是应成派。虽然如此,藏地仍都研读自续派的各种论典,而大家共同学习的就是寂护论师的《中观庄严论》。这部论典评价很高,像宗喀巴大师就很推崇《中观庄严论》,他自己也研读。
 
十一世纪时,译师巴擦.尼玛札巴依止克什米尔班智达森札那与其两位学生学习中观二十三年,其后将月称《入中论》、《入中论自释》、《净明句论》、《六十正理论释》、《四百论释》翻译成藏文。
 
巴擦译师有许多弟子,其中最主要有四位:冈巴谢乌、臧巴这估、玛贾瓦强秋尊居、祥汤萨巴耶谢炯内。中观应成派由是在藏地兴起,影响力越来越大。在巴擦译师之前,没有自续与应成的区分,只有中观。从巴擦译师时起,才出现这种区分。
 
在祥汤萨巴耶谢炯内之后,萨迦五祖们、布敦.仁钦竹、仁达瓦.循努洛追、杰仁波切洛桑札巴(宗喀巴)、噶玛巴米觉多杰(第八世大宝法王)、竹巴贝玛噶波等许多大学者一一出现。
 
其后,阿底峡尊者作《菩提道灯》,将修行次第明确区分为下、中、上三种士夫道。阿底峡尊者到西藏之后广为宣说《菩提道灯》,从此西藏也兴起应成派的实修教法。如同前面提到的,直到现在,藏地的人都说自己是中观应成派,没有人说自己是自续派。
 
 
无著与《慈氏五论》在印度的兴起
 
另一方面,《慈氏五论》中的《现观庄严论》、《宝性论》也属于中观论著。佛陀入灭后九百年,无著降生于印度。一般认为,无著的降生是有原因的。在那之前,佛教于印度曾遭遇三次大灾难。第一次,佛教寺庙集合时会敲箭锤,但是当外道听到「鏘」的声音,以为佛教要把他们的头砍成两半,于是认为佛教如果兴盛,对他们很不利,就破坏佛教,不管拿到什么经典都烧掉。第二次,中印度一位国王曾送一件上好的衣服给边地的大食王,这件衣服中央有一个脚印,大食王认为这代表无比的轻视与欺蔑,因此举兵攻打中印度,佛教也因此遭到极大破坏。第三次,两位外道乞食者到佛教寺庙乞食,刚好有人泼水,溅到他们身上,他们觉得这是奇耻大辱,于是两人商量,一个人专心修日法,另一个人当他的侍者,负责乞食。日法修成时,眼睛所注视的地方就会起火。当那个人修成时,他看著那澜陀大学,使那澜陀大学所有经典都付之一炬。
 
当时有一位婆罗门女,名叫明戒,她很想帮助兴盛佛教,但是觉得自己身为女身,没有这样的力量,只有生下孩子,教育孩子来兴盛佛法。由于她怀有这样的善心,后来她先与一位剎帝利种姓生下无著,后与婆罗门种姓生下世亲。
 
无著儿时学习各种学科,年纪稍长,他问母亲,自己父亲是什么种姓,做什么事情,因为按照印度传统,儿子要继承父亲的事业。明戒告诉无著:「我生你不是要让你继承父亲的种姓,而是要让你振兴大乘佛法。所以你要学习佛法。」无著学习佛法时,每天能够背十万偈颂,因此不多久就把经律论三藏都背了下来。然而他觉得自己尚未了知究竟实相,因此发誓要以弥勒为本尊,于是前往鸡足山修持弥勒法。
 
修持了三年,无著连一天好梦也没有做过,他想自己跟弥勒大概无缘,没有福气分修持弥勒法,因此决定放弃,离开鸡足山。当他下山时,在路上看到一位老人,拿著软布擦拭一根很粗的铁棒。他问老人在做什么,老人说他要把铁棒磨成一根针。无著心想,这可能吗?如此粗的铁棒即使真能磨成针,这位老人还在人世吗?世间连这么无意义的事都有人如此辛苦地做,那么我在修行上的努力还不够!于是他又回到鸡足山继续修持。
 
修持了三年,还是连一个好梦也没有,他非常失望,于是又离开鸡足山。下山的路上,他看到一个人对著一块大石头浇水,他问那人在做什么,那人说要用水蚀平石头。无著想,这怎么可能?但是看到那个人坚持这么做,无著觉得自己的修行仍然不够精进,于是又回到鸡足山。
 
如此连续修持已有九年,依然连好梦也没有,无著又从鸡足山下来,路上看到一个人用一根羽毛拂刷一块岩壁,他问那人在做什么,那人说,岩壁在东方,自己的房子在西方,太阳出来时,因为岩壁挡住的缘故,太阳无法照到他家,所以他要用羽毛把岩壁磨掉。无著听到世间居然有人能够这么做,相形之下,自己修持的精进度实在太差,于是再度回去,继续修持了三年。
 
这样总共十二年,还是什么征兆也没有,这回无著真的死心了,决定完全放弃,离开鸡足山。路上看到一条狗,下半身已经腐烂,长满了虫。这条狗看到无著接近,非常生气,一直吼叫。这时无著生起极大的悲心,心想,这条狗下半身都已经烂掉,还对人有这么大的瞋心,可怜极了!他觉得这条狗一定饿了,就从大腿割下一块肉喂狗,又想到如果不把狗身上的虫挑掉,它一定活不了,但是把虫挑走,虫又会死掉,所以他想把肉分一些给虫吃。但是如果用手去挑虫,虫子可能会死,人身上最软的部位就是舌头,因此他打算用舌头把虫舔下来放到大腿肉上。这时,因为狗的下半身已经腐烂发臭,他无法睁著眼睛去舔,就闭起眼睛趴下,伸出舌头要去舔。他的头一直往下,但是没有舔到狗的身体,却碰触到地。这时他睁开眼睛,看到了弥勒尊者!
 
无著很伤心地跟弥勒尊者说:「您真是太没有悲心了!我辛苦地修了十二年,您都不让我看见您。」弥勒尊者说:「你错了!从你一开始修,我就不曾离开你,但你因罪障未净而看不到我。你修了十二年后,罪障稍微清净,所以看见我是一条母狗。当你对母狗生起极大悲心时,把剩余罪障也清净了,所以看到了我。如果你不相信,可以把我放在你的右肩上,去问问看谁看到了。」无著照著这么做,果然,几乎所有人都说根本没看到什么东西,只有一位罪障稍微清净的老太太看到他右肩有一具狗的尸体。到那个时候,无著才相信。
 
弥勒尊者就将无著带至兜率天,为他讲了许多法教,也为他指出诸法实相。无著将弥勒尊者的法教写下,带回印度,这就是众所周知的《慈氏五论》。当弥勒尊者带无著前往兜率天时,无著没有任何神通力,必须依靠弥勒尊者运用神通带著他。无著在兜率天证得第三地果位,因此可以凭己力从兜率天回到人间。除了《慈氏五论》之外,无著自己还著有《瑜伽师地论》、《阿毗达磨集论》、《摄大乘论》、《菩萨地.戒品》,此外还以唯识〈细内中观〉的见解注释《宝性论》、《现观庄严论》。
 
 
龙树与无著
 
我来问问,你们认为龙树与无著何者比较渊博?何者的见地比较高?
 
龙树与无著都得佛陀授记。佛陀说,佛灭后四百年,会有名为龙的比丘降生人间,对佛陀所说之不共经典加以解释、弘扬。佛对无著也授记说,佛入灭后九百年,会有如何如何的比丘降生人间,分辨了义经与不了义经,住世一百五十年。一般是说,龙树证得初地菩萨,无著证得第三地菩萨,如果就这样来看,是否因为无著证得的果位比较高,因此他的见解也比龙树菩萨高?也有些人说,龙树是佛。然而在佛陀授记当中说,龙树会证初地果位,然后生到极乐世界。如果龙树与无著没有差别,那么中观与唯识是否也应该一样?
 
龙树《中论》是讲他自己证得的内容,无著讲唯识也是讲出他知道的内容。佛陀也授记龙树与无著都会执持他的教法,都有著述,两者都很好。但龙树《中论》批评「他生」是常见,可说对唯识有所批判。如果《中论》所批判的他生并不是指无著的见地,而是对说一切有部与经部的批判,可是后来月称《入中论》的确对唯识做了很多批判。不仅如此,之后寂天菩萨的《入行论》也对唯识见地多所批判。无著则说龙树的见地是断见,不是最究竟的。他们彼此对对方都有批判。
 
有些智者说,龙树属于「深见派」,无著属于「广行派」。无著从兜率天带回《现观庄严论》之后,与弟弟世亲都以唯识观点对其加以注释,但世亲的弟子圣解脱军,以及大德解脱军和狮子贤论师则从中观自续派的角度加以注解。狮子贤论师将《现观庄严论》与《般若八千颂》结合加以注疏(即《现观庄严论光明》),又与《般若二万五千颂》结合加以注解(即《明义释》),还结合《般若摄颂》(汉译名《佛说佛母宝德藏般若波罗蜜经》)做注解,以大中小三种般若经与《现观庄严论》结合作注。印度并没有任何学者以应成派观点注解《现观庄严论》与《宝性论》。
 
 
般若与中观的论述在藏地的兴起
 
西藏前弘期时,并未将《现观庄严论》译成藏文,《般若十万颂》、《般若八千颂》等般若经则已有藏译。前弘期时,佛陀所开示的般若经都已翻译成藏文。当时有一位名为隆康巴果恰的译师前往印度学习,把《大般若经》(即《般若十万颂》)全部背起来,并翻译成藏文。之后赤松德赞王由于对大乘法教极为恭敬,就将自己的血抽出来,跟白羊的羊奶和在一起,把他翻译的《般若十万颂》写下来,名为《红笔记》;这是《般若十万颂》当中字数最少的一部。之后又有两位译师卫.曼殊师利与英札瓦若从印度带回《般若十万颂》并翻译成藏文,这时候,赤松德赞王用他的头髮去烧,然后跟白羊的奶和在一起,将他们两位翻译的《般若十万颂》写下来,称为《蓝笔记》,这部的字数虽也不多,但比《红笔记》多一些。后来巴够.贝若杂那译师把经文中惯常出现的个别词组加在一起,然后将所成的般若经放在鹿皮制的盒子里,称为《夏宙间》,意指「放在鹿皮盒里的般若十万颂」,字数又较前二者多,是中等的《般若十万颂》。其后,嘎瓦白则、焦若.鲁坚赞这两位译师再翻译的《般若十万颂》是字数最多的一部。像这样,前前后后就将所有般若经都译成了藏文。
 
十一世纪时,仁钦桑波(意译:宝贤)译师将《现观庄严论》译成藏文。之后,洛滇谢饶译师加以校订并补译之前未译的部分。这个时期,《慈氏五论》都已翻译成藏文,而译成藏文的注疏则都採自续派的观点。但萨迦派果让巴大师等许多学者认为,《现观庄严论》与《宝性论》都是採中观应成派的见地。
 
西藏有唯识宗、中观宗这些名称,而中观宗又分为自空与他空二派。自空派依据的是佛陀二转法轮的经典,以及龙树的《中观理聚五论》;他空派依据的是中观应成派的典籍,如《宝性论》、龙树的《赞颂集》,还有三转法轮所开示的如来藏系经典。他空派主张,无著的论著如《瑜伽师地论》等以及他为佛经所做之注解属于他空派观点,或说细内中观的观点,而非以唯识见地来注解。如果龙树与无著在见地上没有差别,两位的论著也没有差别,那么中观与唯识也应该没有差别。如此一来,中观自空派与他空派都说自己的见地高于对方,这也是不对的。中观宗有很多赫赫有名的论师,唯识宗也有无著、世亲,以及陈那、法称等许多如高山一般令人景仰的论师,两者可谓不相上下。如果《宝性论》是应成派的论著,那么我们也可以说以《宝性论》为主要依据的中观他空派是应成派。
 
其实还有很多内容,但没有时间讲。以上大概地介绍了般若与中观的论著在藏地兴起的情形。
 
问:请问堪布今天讲课是依据哪一本书?
 
答:是蒋贡康楚仁波切的《知识总汇》,可以说属于噶举派,也可说属于觉囊派(他空派),其实就是利美(不分教派),因为是蒋贡康楚仁波切写的。他亲近很多位上师,学习很多派的教法,哪一派怎么说,他就依著那样写,没有加上自己的意见。
 
这四部主要的见地,总结起来全部都是中观。我用最简短易懂的方式来讲,如果要按照书本来讲就不是这样的。说一切有部讲无为的虚空不是色法,但是实有的。经部宗以上会问,说一切有部是根据什么理由主张虚空是实有?而说一切有部找不到一个可以证明虚空存在的理由。如果找不到理由证明虚空实有,那么说虚空是无为法也只是名言安立。所谓虚空是指没有任何事物,我们称它为虚空。因为有为、无为是互相观待成立的,有为法既然无实有,无为法当然也是无实有,连名字也没有。
 
就现代的知识来说,从科学的角度来看,虚空究竟是指什么都没有,还是有什么样的东西叫做虚空?
 
(有听众回答:太空。)
 
堪布:太空怎么解释呢?
 
(有听众回答:就是实相,不可言说,离于言思,即法界。)
 
问:若有人说看见佛来了,是真的吗?还是梦境?
 
答:要看说这话的人是谁。有可能是假的。如果他是依著佛陀清净的道路如实地修行,他说看见佛来了,不是说假话。但若就唯识来看,这仍属于遍计所执,因为一切相是心的显现,看见有佛,有自己,有这种二显的分别,就仍是遍计所执。但依清净道路如实修持者所见之佛是净相,而一般凡夫看见的是不清净相,不过都仍属于遍计所执。净相不能算是如梦的幻相,但它仍非究竟。必须净除遍计所执,见佛与自己无二,才是究竟。彼时所见一切都是佛,如同《金刚经》所言。
 
问:唯识见地可能不像中观宗所批评的那样,它应该也有很多值得学习的地方。
 
答:我的想法跟你一样,我不认为唯识见地有什么不好。至于月称《入中论》以及寂天菩萨《入行论》对唯识的批判,那是针对唯识论典中主张阿赖耶识实有的部分,并不是说唯识是瑜伽行者与外道思想结合所成之错误见解。尽管月称与寂天批判唯识见解,我也不觉得唯识不好。且不说在登地之前,纵使登地之后,只要尚未成佛,唯识的观点对菩萨而言都很有帮助。
 
唯识讲如来藏属于圆成实性;中观说如来藏是不了义,属于世俗。如果如来藏像唯识所说是实有,那就是不了义,因为经典里说,如来藏是明空双运的,既然是明空双运,就不是实有;既然不是实有,如来藏就是了义的。米滂仁波切说如来藏是明空双运。
 
我自己个人的想法是:唯识主要要与内修结合,中观则主要是破外境的戏论。因此修行时,中观与唯识其实是一样的。中观再如何说「无」,也得承认有无分别的智慧;唯识再如何说「有」,也得承认无能所二显。因此它们的意思其实一样。如果是在无分别中禅修,完全没有任何执著,不执著声、色,不执著有、无,不执著亦有亦无、非有非无,那就是中观。如果认为禅修无分别的智慧是存在的,那就是唯识。所以在个人修持上,中观与唯识是一样的;对外则中观会说如果执有就有哪些过失,唯识会说如果执无又有哪些过失。不管中观与唯识怎么驳斥彼此,这些上师并非不知道实修时两者其实是一样的──有执著就都有过失。
 
就我个人来看,中观与唯识在修持上其实一样好。过去祖师也都知道,因此不分中观宗或唯识宗论师,最后都进入密法修持而得到成就。如果唯识见地不好,那么唯识宗的论师也不可能获得成就。由于你非常认真提出这个问题,我只好把我所想所知的都讲出来。本来想吝啬保留一下的也都讲了出来。
 
就弥勒来讲,不管无著看到的是一条母狗,或者老太太看到一具狗尸,都是弥勒本身,对他来讲没有好与不好。可是对无著与老太太来讲,当罪障稍微清净时,分别看到母狗与狗尸。而无著罪障完全清净时,看见了弥勒菩萨,等到老太太罪障完全清净时,也同样会看到弥勒菩萨。
 
问:一般以为《宝性论》是弥勒的传承,所以属于唯识观点?但刚才说《宝性论》属于应成派的观点?
 
答:《中论》主要讲空,《赞颂集》讲明,都只著重一部分,而《宝性论》讲明与空,因此是了义的。在西藏,不仅果让巴说《宝性论》属于应成派的观点,还有许多学者也如是主张。《宝性论》文中很明显地提到它没有任何承许,在此之上,不论以自续派或应成派的观点来讲,它都没有任何承许。无著就唯识观点讲无能所的智慧,这跟刚才跟大家讲的一样,中观与唯识其实没有不同。一个再怎么说无,也得承认佛陀有无分别的智慧;一个再怎么说有,也得承认没有能所二显。说到底是一样的。
 
《宝性论》讲七件事:三宝、界(即如来藏)、功德、菩提、事业。不管哪一派都承认这个。说起来有很大差别,修起来则都一样。如果只说不修,就一直有很大的差别;如果不说只修,就不会再一直开口辩论。如果想依他空见来修,修出来跟自空见是一样的;如果不想依他空见而要依自空见来修,修到最后跟他空见是合在一起的。如果我修,我无法将它们二者分开,将来成佛时,自空见与他空见一起带著成佛。
 
问:刚才说龙树的《赞颂集》是解释三转法轮,请问《赞颂集》的内容?
 
答:《赞颂集》以赞颂为主,例如赞颂基、道、果,赞颂基就是赞颂如来藏,赞颂道时是赞颂福慧二资粮,赞颂果时是赞颂佛陀的功德。赞颂法界时讲,若能见到自心实相,就是成佛;若不能见自心实相,就是轮回。自心实相即指法界。因此《赞颂集》主要在讲明的部分。
 
问:请问如何区分了义、不了义?
 
答:区分了不了义有几种不同的方式:《智海请问经》当中以八法区分了不了义;月称《入中论》认为若经典讲空性则是了义,反之则是不了义。依此区分,佛陀二转法轮讲的是了义经,三转法轮则包含了义经与不了义经,至于初转法轮所讲的则是不了义经。
 
这种方式是《智海请问经》八种区分方式之一,若以另外七种方式一起来区分了不了义,则二转与三转法轮都属了义,初转属不了义。但若就佛陀在《解深密经》中亲口所说,则初转、二转法轮都不了义,三转法轮才是了义。
 
中观他空派的说法是:应依《解深密经》,以佛陀所言来区分了不了义。其次应依无著,因为佛陀授记未来无著会区分了义与不了义经典。如果这样说的话,二转法轮的经典虽然是了义经,却并非最究竟的了义经。他空见的人数虽然不多,但这种说法蛮好的,因为他们举出的理由非常充分,没有任何人会反驳他。
 
 
〈确尊法师口译,徐以瑜整理。〉
 
註解:
3. 根据《德格版西藏大藏经》目录,《手量论》疑即为汉译《解捲论》、《掌中论》,但汉译以此二论为陈那论师所著。
4. 史家将松赞干布、赤松德赞与赤热巴坚合称为「祖孙三王」。
 
 
原文收录于《柔和声》第26期
 
 
新视觉网络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