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库 > 彭措郎加仁波切文集 > 彭措郎加仁波切:给萨王传记
彭措郎加仁波切:给萨王传记

【发布时间:2014-02-21】

 

彭措郎加仁波切:给萨王传记

 

 

开示:彭措郎加堪布

日期:2007 年7 月24 日

地点:悉达多本愿会

 
给萨王化现的基础是文殊菩萨、观世音菩萨和金刚手菩萨这三位怙主的本色。由文殊、观世音跟金刚手三位菩萨慈悲化现出莲花生大师,再由莲花生大师现出给萨相,所以给萨是文殊、观音、金刚手菩萨以及莲师慈悲总集化现的本色。要谈给萨,应从人和本尊这两方面来谈,因为给萨有本尊之相,又实际出生在东藏,有这个人的事迹。在赤松德真王的时代,给萨是保护赤松德真王之神,他在当时是神而不是人,还有中国的关公也是他的化现;此二者跟给萨的心续是一样的。
 
给萨出生在东藏,也就是康。过去大家都是如此认定,可是后来给萨成为世界上非常知名的人物,于是有很多人说给萨出生在他们的家乡,而产生许多不同的说法跟争论。中国各地成立许多给萨研究会,在德格也有一个,洛热老师是其中一员。除此之外,国际上大概有六十个给萨研究会。二○○二年左右,国内外的给萨研究会全部都来到德格考察,确认给萨的出生地是德格县的擦咤吉大。
 
给萨出生于公元一○○○年,不过历史上的记载不尽相同。有的记载给萨出生于十一世纪,最后有多位学者确定他是在公元一○○○年藏历六月十五日出生。
 
西藏有许多不同的姓氏,给萨出生在「穆波董」这个族姓,父亲是歇伦贾波,母亲名为果萨拉嫫。给萨的父亲娶了三个太太,其中大太太来自中国。她非常忌妒给萨,自给萨小时候起就用各种方法想杀死他,例如在食物里下毒,或是趁给萨父亲不知道的时候,想办法杀死他。有一次她送给萨一件新衣服,却在衣服上涂满毒药。给萨的父亲有一个哥哥、一个弟弟,也就是给萨的大伯基奔和小叔措通。小叔措通知道给萨从小不凡,他因为想要获得王位,希望将来给萨不会妨碍他继承王位,所以他也生起杀死给萨的念头。然而,给萨的大哥迦剎,也就是大太太的儿子,却一直很喜爱给萨,他一直保护着给萨。
 
给萨十岁时,小叔措通诬赖给萨,说给萨杀死七个人。大哥迦剎说:「你要有人证明给萨真的杀了人!」小叔找来筑嫫当证人,她后来成为给萨的王后,可是在还没有成为给萨王后之前,她跟小叔站在同一边。筑嫫家非常有钱,非常有权势,她为小叔作证:「我亲眼看见给萨杀死人。」然后小叔就要把给萨杀了,大哥迦剎不同意,他努力保护给萨。后来给萨和母亲被放逐到位在黄河流域的玛库,这地方非常荒凉边远。给萨捕食「阿不惹」维生,「阿不惹」是没有尾巴的老鼠,他母亲也从土里掘取人参果作为食物。措通诬赖给萨杀死的七个人,其实被措通藏起来,后来大家发现这七个人没死,才知道给萨是被诬陷了。
 
当时给萨的父亲是岭地的国王,由于措通一直想要成为岭王,就用了一个计策。有一天他准备上好的酒肉,还有水果、糖、茶,以及在西藏用干奶酪、揝巴做成的上好食物「蜕」,然后发通知给大臣、勇士们说:「我们来商讨一件大事。」当时并没有一个大家推崇的王,给萨的父亲虽称为王,但还不是大家所公认的王。他们有共有的财产,包括作伪证的筑嫫也是他们共有的财产,因为她是当地最美的女孩。
 
措通有九个孩子,其中一个拥有一匹跑得非常快的马。岭地虽然有三十位勇士,但没有人拥有一匹跑得比他儿子那匹马更快的马。措通请所有的人来了之后说:「我们要赶快推举一个国王,这些共有的财物才不会被糟蹋,像筑嫫才不会被糟蹋,还有一个共有的宝座也才有人坐上去。我们来举行马赛,谁跑得最快,谁就出来当王。」在座的人都知道,措通的孩子有一匹很好的快马,当这个建议被提出来,有一些人,包括给萨的大哥,对这样的建议不高兴、不愿意。
 
前面提到给萨有个大伯基奔,学识非常渊博。他有一本对于岭地、对于这个国家有所授记的书,书中预言给萨从天降生到人间,同时也有一匹由天上下来受生为马的快马,这匹马生活在山上,没人能驯服。大家对基奔非常尊敬,所以对于他的话也都非常尊重。基奔知道以后给萨将会继承为王,所以听到他的小弟提出赛马的方法,他想了想便答应说:「好!我们以赛马中跑得最快的人为王。」当然基奔也知道,给萨若是骑上那匹从天上降生到凡间的马,就一定是跑最快的。然后基奔说:「我们还需要讨论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比赛,必赛的距离是多长。」
 
措通说,因为他有快马,所以知道要在什么地方赛马。他提出从中国赛到印度,在西藏观看比赛。在座有一位勇士巴喇,他想这根本不可能,于是就说:「我也提出一个建议,我们从地上开始赛到天上,观看的人就在天空观看,谁要是赢了,奖品就放在太阳跟月亮上。」给萨的大伯基奔听着大家讨论,一句话也不说,他一只手摸着胡子,另一只手拿着檀香念珠,口持咒语。
 
最后大哥迦剎建议:「不!我们赛马的地方就在岭。这里有很好的场地,起点是凹地,终点是古杂喇,观看赛马的地方在喇叮谷。赛马之前要做烟供,做烟供的地方就是鹿丁谷,那是龙山。」大伯基奔听了之后说:「迦剎的建议最好。如果赛马的起点在中国,人和马要搬到中国去;终点在印度,又要把在岭地的奖品搬到印度去。这样不妥。又有人说赛马从地上赛到天上,这也不可行。所以就以迦剎的意见为意见。」基奔并且强调:「如果要赛马,岭的所有百姓都要来,尤其是穆波董姓氏的人,一定要在。」其实他的意思就是给萨一定要在场,只是没有指名道姓。
 
此时大哥迦剎站起来,他从腰间抽出刀子:「我的弟弟给萨,被诬告杀了人,然后被驱逐到荒野地方,我们一定要让他回来参加赛马,否则可能会发生争战。」迦剎说完后,措通很不高兴,可是若不让给萨回来参加赛马,赛马是不可能举行的。措通属于大房的血统,给萨属于小房的血统,所以措通只好说:「好!如果要给萨回来,就由你们小房的人去把他找回来。」
 
迦剎问大伯基奔:「谁去找给萨回来呢?要我去吗?」基奔说要筑嫫去。筑嫫作了伪证,使得给萨无法留在家乡,所以基奔要筑嫫去找给萨回来。迦剎威胁筑嫫:「妳要是没把给萨找回来,我们就把妳的眼珠挖出来,把妳的手剁掉,把妳的耳朵、鼻子也割掉。」于是筑嫫到给萨被放逐的地方寻找他,这个过程当中有很多故事,现在就不讲。
 
筑嫫找到给萨母子后,跟给萨的母亲去寻找那匹从天上降生到世间的马,那匹马是从马胎生下来的。有了马还要有马鞍的配备才能骑,筑嫫家拥有这些配备。为什么筑嫫家有这些所需的配备?先前莲师即化为人,把这匹马所需的配备交给筑嫫的父亲,并且告诉他:「这匹马的主人将来会自己来找这些配备,到时你必须把这些东西都给他。」筑嫫的父亲并不晓得这些配备是为给萨准备的。在回乡的路上,给萨显现了很多神通,让筑嫫知道她家里的这些马鞍配备是给萨的,后来筑嫫就将这些配备交给了给萨。
 
赛马的结果,当然是给萨赢了。那年他十三岁,登上宝座,成为岭的国王。当他登基为王时,唱了一首歌。当时有学问的人都是以吟唱的方式来交谈,一般百姓才是用讲话来交谈。当时给萨就唱了一首歌,内容是:东方的将军是谁、南方的将军是谁、西方的将军是谁、北方的将军是谁,东方将军底下有谁谁谁是他的军士…。在他唱歌的时候,其实也宣告他将来所做之事都将利益佛法,也会以西藏整体利益来做事,绝对没有为个人利益所做之事。
 
几年后,北方禄坚部落前来攻打岭地。他们是拿曲帝曲地区的部落,头上有角,能在天空飞,属于魔族。他们攻打岭地,抢走很多牛、马跟女孩。因为被掠夺了很多牲畜跟女孩,身为岭地的人,就必须要去报仇;如果没有报仇,就不能称为勇士。给萨平常会向他的姑妈请教事情,他姑妈其实是神不是人,她会在梦里面跟给萨授记。她在梦中跟他说:「不需要带很多将士,你一个人去就好。」给萨就一个人深入禄坚,进到酋长家当佣人。
 
禄坚酋长的太太原是从岭地掠夺过来的女子,她跟给萨一起计划,杀了禄坚酋长。然后她想,就算回去也已经不再是属于岭地的人。另一方面,她希望给萨留下来,所以就在酒中下药让给萨昏睡不醒。那是非常毒的药,即使给萨醒来,也无法想起家乡在岭以及要回家乡等这些事。
 
青海有个称为「霍」的地方,霍王听说给萨不在岭地,因此出兵攻打岭,把岭地很多英勇的勇士都杀了。给萨的大伯心想,如此下去,给萨的大哥也会被杀死。他宁可给萨的太太筑嫫被抢走也不愿迦剎被杀,所以就在迦剎饮料里下了药,在他昏睡后把他带离开城,让筑嫫一个人留在宫殿里。霍的军队进来,轻易地就找到筑嫫的地方,然后把筑嫫带回霍去。当迦剎药醒后,知道筑嫫被抢走,他追赶过去,却被对方杀死了。
 
筑嫫养了三只小鸟,她让鸟儿们送信给给萨。牠们到了给萨所在处之后,发现给萨已不认得牠们。牠们知道给萨被下了药,就想办法获取解药,放在给萨喝的饮料里。给萨终于从迷药中醒来,后来出兵去攻打霍,杀了霍王并救出筑嫫。
 
从给萨出生一直到霍的征战这段故事,大概有五本书,跟霍的战争也有两本,都是吟唱的形式。给萨岭跟霍的战争详细描写双方作战的种种情况,比如双方作战的时候要先唱歌,唱完歌之后才开始打仗,以及刀光剑影之后,人死的情况。现今全世界,以诗歌方式描写个人故事的,就属给萨的故事最长;就文化资产来说,给萨的故事也是个人故事中最长的。给萨故事里有很多战争的情形。
 
总而言之,除了拉萨,给萨攻打了许多地方。为什么没有攻打拉萨?因为当时拉萨是有佛法的。给萨降生于大约一千零七年前,那个时代西藏大部分地区没有佛法;纵使有佛法,也是不纯净的佛法。大部分地区都信苯教,苯教多半以杀害众生的肉、血来作供养,给萨所征讨的都是这些地方。就我所想,那不是真正的苯教,因为真正的苯教是不会杀生的。所谓的苯教指的是西藏地方原有的当地宗教。
 
给萨活到八十八岁,在一○八七年过世,他的下半生都在闭关。阿底峡的弟子种敦巴与给萨是同一时代的人。印度班智达碧智嘉那是种敦巴的梵文老师,也是给萨依止的老师。给萨的不共上师是蒋秋结波,蒋秋结波有很大的神通力,常显示神通,给萨小时候也有许多神通事迹。给萨依止了蒋秋结波之后,没多久蒋秋结波就到五台山闭关,闭关几年之后,给萨再把他从五台山请回岭地。当时的岭地就是德格,有一个时期岭的版图非常大,可以说东藏康区都是岭的版图。
 
给萨过世之后,大哥迦剎的儿子当王,后来岭的势力就慢慢式微。原本在岭领域下有许多小国,像是桨、衮等国,他们都陆续各自独立,所以后来岭的版图只剩下德格。过去德格是一个家族,给萨大哥迦剎的儿子来到德格,德格原本是岭王的大臣,后来这大臣反成为国王。现在岭地的典扣,就是岭昌,还可以找到迦剎的后代。
 
有关给萨人的部分的历史就讲到这里。给萨传记里写到,给萨作战几十万次,给萨的大伯基奔在世五百多年,给萨在世二百多年。像这样的传记,在西藏、印度也都还是存在。据说这些传记只有一小部分是史实,其它部分是添加上去的。比如说,历史上是有给萨这个人,他有很多军队,但给萨是不是像传记里所记载的活了那么久?是不是有那么多军队?甚至在比较晚期的传记里,还记载他有飞机、大炮,还说他征讨到海的彼岸的一些国家。这些都不存在,都是假的。所以给萨的传记并非全部是真的,也不全都是假的。然而诗歌里面有许多部分是真实的,比如强达拉就是现在乃谦这个地方,现在还存在着一些岭勇士们的舍利塔,大概有两、三个舍利塔。有的舍利塔上面还有历史记载,有的记载卷标已经脱落,还有些记载是错误的。
 
本尊护法
就本尊方面来讲,莲师有如此授记:莲师降伏了西藏的许多神鬼,包括赤松德真王的守护神给祚。给祚有很多名字,有很多样貌,有时现出愤怒的相貌,有时现出寂静的相貌。还有一个金刚长寿王,也是给萨、给祚的一个化现。祂的体性其实是观世音菩萨,观世音菩萨为了降伏很难降伏的众生,所以现出忿怒相马头明王。
 
给萨是我们可以祈请救护、依怙的一位护法。任何一个修行者如果对给萨具有极强烈的信心,依给萨为护法,绝不会有不吉祥的事发生在他身上,给萨会很照顾他。一般来讲,修了很容易就有征兆的护法,如果修行者对他好,而且自己没什么错误的行为,这个护法会对此修行者很好;但如果修行者有一些错误产生,那么这个护法就会马上惩罚修行者。但是给萨不同,给萨护法很容易修,你只要诚心地向他祈请七天,一定会有征兆显现,而且修行者若有什么错误产生,给萨也不会处罚伤害他。给萨这个法教可以说是降伏因违犯誓言而成为厉鬼的最好对治法。
 
给萨教法可说是现在末法时期最需要的,过去化现为赤松德真王的护法给祚、化现为关公,然后在西藏化现,现在成为我们的护法,许多上师都是这么说。如果某位上师很偏私地只说自己好、别人不好,他的话就没有人会承认,但给萨是很多教派都承认或赞叹的。蒋扬钦哲汪波就曾赞叹给萨护法的过去世──赤松德真守护王的给祚;蒋贡康楚仁波切也对护法给萨给予许多赞叹,他说给萨从不变智慧中,因愿力显现出护法之相;多钦哲依喜多杰仁波切说给萨是世间之王、西藏的怙主、兜率天的珍宝,是印度的成就者之ㄧ,是天龙八部的命主,他也说给萨护法是佛教的胜利幢,是密法的主轴,是三根本总集之尊,是修行者的保护神。给萨可以以上师来修持,也可以本尊来修持,我们有这些仪轨。
 
米滂仁波切说,给萨护法的体性就是文殊菩萨,曾经化现为莲师,现在是护法,未来将是香巴拉的国王。米滂仁波切对给萨有许多谈论,他说我们是给萨的属民,在来世,给萨是我们的上师。此外,如果能够如法地修供天马,并且做给萨烟供,你想要做的事情都一定能够成功。米滂仁波切说他敢担保,这是没有欺诳的。他还说,如果可以按照给萨上师相应法中的祈请文祈请七天,一定会有征兆显现出来。
 
如果你想:「我这个痛苦是给萨给的,我这个快乐也是给萨给的。」这种想法不正确。我们是佛教徒,相信因果,所以供养给萨是因,我们所想成办的事情若都能够随意成办,这是果。一般来讲,只要我们好好地依因果法则来走,纵使我们没有供养给萨,给萨也会护佑我们。然而供养给萨是有它的缘起。我们相信给萨能够帮助我们,我们也是给萨应该要帮助的人,当然给萨的慈悲是没有远近之分,但为了要让给萨护持的力量进入到我们身上,还是有必要做供养。只要相信并供养给萨,他就会是帮助我们事业的力量,所以还是有必要有这样一个缘起。
 
给萨是最好、最容易修、最方便的一个护法。怎么说?今天供养祂,明天不供养祂也没关系,绝对不用怀疑他是否会惩罚你。此外,给萨虽然是属于宁玛派的护法,你求取他派的教法祂也不会生气,即使你学苯教的法,祂也不生气。仪轨里面说,不管你是接受修持佛的教法或苯教的法,祂都是这些修持者的怙主。汉人供养也可以,藏人供养也可以,因为仪轨里说,祂是汉藏两地的财神怙主,祂曾经化现为关公。
 
很多上师都修给萨护法,萨迦巴有很多上师就是以给萨为护法。很多人修给萨后显现出征兆,现在也能见到这样的情况发生。比如就我所知道,有一些出家僧众,他们并不是很专心一志地向给萨祈请,而只是平常念诵向给萨祈请,虽然不是专注地闭关祈请,只是平常的念诵也都能够看到给萨护持的征兆。
 
 
问与答
问:如果我们拜关公,是不是也可以得到给萨王的加持?
答:如果你知道关公是给萨,就能获得加持;但如果你不知道,那就比较难获加持。比如我们每一个人都有如来藏,如果不知道这点,虽有如来藏,对我们也没有利益。
 
问:「给萨」这个名字有何意义?
答:「给萨」看似一个莲花的名字,但实际上并非如此。所谓「给萨」意指他的能力很强,不需要依赖任何人,所以称为「给萨」。给萨之前的名字叫久禄,赢了赛马之后,登上宝座为王时,他的小叔措通就说:「唉呀!他突然变得能力很强,根本不需要依赖别人。」从此就称他「给萨」。
 
问:给萨像有的是坐着,有的是站着,手上所持的东西也都不太一样,请堪布解释说明一下,那些代表什么意思?
答:给萨的修持方法很多,最有名的有两个。先前提到的金刚长寿王是多杰切贾,还有一个是札拉,也就是札列贾波,札列贾波好像是战神之王。多杰切贾就有息增怀诛四尊,现在看到的多半是息法多杰切贾。不管是息增怀诛哪一尊,头上都带着由羊毛所做的帽子。息法的多杰切贾右手拿如意宝,左手拿勾和索;怀法的多杰切贾右手拿铁弓和铁箭,左手也是拿着如意宝。札列贾波右手拿的是马鞭,就是棍子,棍子上有抽马;左手是拿着弯刀,弯刀柄是一根矛;身上穿着盔甲,骑着一匹黑红色的马。多杰切贾没有穿盔甲,而是穿绸缎的衣服。息增怀诛各个法像手中所拿的法器都不一样,每一个都有其含意。
 
问:堪布讲述的给萨王很强有力,可是化现在中国的护法神好像只是欲界的天神,仍有瞋心,所以当他死的时候,在空中说「还我头来」,后来有一个和尚度化了他。这个护法神在台湾被当作财神,这个关公跟给萨王之间有何关系?
答:除了关公,给萨也有文殊的体性或观音的体性,后来莲师进到西藏后才将其降伏。不只是给萨,吉祥天女等其它护法也都是某某菩萨的化现,但也都被佛或某一尊菩萨降伏而成为护法,所以不只关公如此。说关公是财神也没错,因为他是属于财神的法,我们有这样的仪轨。
 
问:关公在台湾是讲义气的神,怎会又变成财神?
答:因为关公也是文殊的化身,所以他也可以成为财神。
 
问:如何供养给萨?
答:最主要是酒。米滂仁波切说,要用高脚杯盛酒供养给萨。此外,要供养给萨命的咒轮,还要供养给萨的画像以及代表他魂魄的水晶,像六角的水晶石。给萨的风马旗也是一个供养物,修给萨的烟供也是。供养的食子必须像房子一样,代表他的宫殿。
 
问:如何供养可以含括息增怀诛?
答:努力地向给萨祈请,供养给萨。
 
问:我们既没有接受灌顶,也没有接受口传,如果有一天晚上我在外面要回家时,觉得情况不对,我就大叫给萨王,我这样叫他,他听到了,会不会帮我?
答:这样做可能是最好的,因为你若是害怕,最好投降在一个大将军底下会比较安全(笑声)。
 
问:您的意思是,平常就要投降,还是到那时候再投降(笑声)?
答:你可能在快乐的时候不会想到给萨,在你遇到困难的时候就会想到给萨,那个时候你才会向他臣服。
 
问:有关修持的征兆,能否举个例子?
答:比如说亲见到给萨,或者在梦中梦到盔甲,还有实际上有人供养你盔甲、或给你盔甲片。修得好的征兆,当然每一个人所显现的不一样,但如果显现的征兆对你的心有帮助,那么这个就是征兆;如果显现了兆头,可是你的妄念越来越多,那就不是。
 
 
〈确尊法师口译,李骅梅整理。〉
 
 
新视觉网络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