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库 > 顶果钦哲仁波切文集 > 顶果钦哲仁波切:超越时间的生命
顶果钦哲仁波切:超越时间的生命

【发布时间:2014-03-03】

 

顶果钦哲仁波切:超越时间的生命

 
 
我在闭关。
 
有一天中午,天空晴朗,我走到山洞上面的山顶上,独自坐在那里,望向北方,一朵纯白色的云从对面山顶上飘过来,像沸腾的牛奶滚开来一样。那一刹那,我想起珍贵的心灵父亲,这思念令我无法自已,遂唱出这首思念之歌:
 
从北方,一朵纯白色的孤云自山巅涌现而来——
白如满溢之奶。
见此,忆起上师之慈悲。
 
那遥远的云朵之下“吉祥隐庵”孤绝的高地。
上师在此殊胜处闭关的方式,
浮现我心。
 
忆起彼之慈悲,
热泪盈眶,悲从中来。
己心受挫,觉受不定——一切皆模糊而不真。
倘上师再现,何等奇妙!
 
己乃凡夫俗子,信心微薄之人。
但仍渴望再次面见彼。
上师安住于绝对虚空中,
悲悯之子,仍在轮回泥泞中。
 
见草原中百花齐放,
忆起真实上师之面貌。
当时仍能亲见师,得激励,而今却无缘。
再三思忆,上师充满我心。
 
听布谷鸟温柔呜叫,
忆起真实上师之声音,低沉而和谐。
当时仍能听闻师之悦耳声,而今却无缘。
再三思忆,上师充满我心。
 
见太阳四处散射光芒,
忆起真实上师之智慧与慈悲。
当时温柔地照顾我,而今不复再。
再三思忆,上师充满我心。
 
思忆起离去数月、数年后,再面见上师时:
温馨笑颜,如在眼前。
不论走向何方,思忆上师;
不论身处于何隐密处,思忆上师;
不论见何征兆,思忆上师——
永远,随时,思忆我真实上师。
 
当我唱着这首哀伤的歌,那朵云彩继续膨胀,直到它成了一堆珠宝的模样。在它的上方,我的根本上师在一个五色彩虹光的帐篷中现起。他跳了一支优雅的舞蹈,持着保护的手印,比平时还更华丽,散发着无与伦比的慈悲与爱。他的笑容灿烂,用像婆罗门的声音说出这些话:
 
高贵之子,如同我心。
请勿沮丧,听父所言。
由过去祈祷之力量,我们父子相聚,
在绝对光明中,我俩不可分。
 
儿子,从现在起,
令修行的期限等同于你的生命长度之期限。
在独自的山中闭关处所,精进修行:
四处流浪,愿你能够利益一切有缘众生。
 
不要悲伤,看着感受悲伤的心。
上师与心是无二无别的。
思忆上师的心,也是上师融入的心。
安住在不造作的心之本性中,绝对之境。
 
接着,以优美而轻盈的动作,仿佛在舞蹈一样,他往上升,愈来愈高,直到像彩虹一般消失在天空中。云朵接着也消失到虚空中,我的悲伤也一同消逝了。
 
在那超越意念的宁静之境,我停留了很长一段时间。
 
新视觉网络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