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库 > 宗萨蒋扬钦哲仁波切文集 > 宗萨钦哲仁波切:《心经》开示与禅修(第一讲)
宗萨钦哲仁波切:《心经》开示与禅修(第一讲)

【发布时间:2016-02-01】

 

宗萨钦哲仁波切:《心经》开示与禅修

 

 

宗萨钦哲仁波切 2015年2月1日 香港

[第一讲]

      这是一个在科技方面世界具有长足进步的时代,我们能够在几个小时之内 就到达从前无法前往的地方,这是十年前所无法做到的。我们的医疗体系应该 也有所进步。我们的通讯系统进步到大家都变得难以想象的忙碌。我们成为所 谓的“高效率”,因此也变得压力颇大。另一方面,这也是一个浊世,甚至像 尊敬长者、珍惜家庭等这些世俗的人类价值观也在衰退。这是一个人们不会确 实思维超越眼前所见事物表象以外意义的时代。我们甚至不想想自己的子孙后 代五十年后会吃些什么,就更别提要思索自己下一辈子会发生些什么了。

      虽然是在这个浊世,但是能见到各位星期天一大早就来听闻这个讲座,让我感到非常受到鼓舞。从世俗观点看来,可能再也找不到比今天更加枯燥无聊的主题了。从世俗观点看来,这或许也是最不能让各位赚钱的主题。我应当把各位能够前来,当成是大家本具之佛在踢蹬、在提醒我们自己的征兆。我们会对于自己所拥有的一切觉得别扭和不满足,这是佛的加持,也是自己福德的一种示现——会有热忱前来听闻佛陀的教言,这就是你自己的福报。

      当然,我可能是最不够资格跟各位分享这个教法的人。首先,这是一部佛经,意即这是佛陀的法语,而佛陀的话语只能由初地以上的菩萨才能诠释。初地菩萨是非同小可的,初地菩萨能在一刹那间思维十万种不同事物,刹那间回答十万个不同的问题,刹那间面见十万尊佛,刹那间以十万种不同教法教导十万种不同根器的众生,唯有这样的菩萨才能诠释佛陀的教言。我偶尔可能具有的唯一可供赞赏之功德,就是对佛具有一些虔心,所以我绝对不是能够阐释佛经的人。

      此外,这也是大乘的心髓教法,称作“般若波罗蜜多”。般若波罗蜜多不 是我们能用自己贫乏的分析工具、概念思维来领会的教法。对于理解这类的高 深教法, 我们的理解能力、分析能力都极为不足,非常薄弱。尽管如此,本着试图与佛语结缘的精神,让我们一起开始探索这部不可思议、博大精深的般若波罗蜜多法教。

      首先,我应当调整自己传达这些佛语的发心。我跟大家分享这个教法,不是为了让大家印象深刻,也不只是为了履行我的教师工作,而是为了利益各位和一切有情众生。接下来我应该召请所有希望听闻佛语的众生都来到这里,像是天人、鬼灵、饿鬼、阿修罗、龙族等。

      其次,在座依止佛陀教法的人,请调整自己的发心。接下来几个小时大家坐在这里听讲的目的,是为了跟自己内心世界的智慧慈悲做交流沟通。我知道在座很多人是出于好奇心而来到这里,并不一定真的在依止佛法,但也非常欢迎你们在此观察这个活动,我希望至少你们可以因此获得一些讯息。

      由于我们不只是通过谈话的方式来探索这个教法,也会通过简单的禅坐来尝试了解这般若的义理,所以在开始听闻、开始讨论这个教法之前,我们先从一座简单的禅坐开始。

      在此请各位了解,你要做的只有一件事,就是坐着;不要祈祷,不要观想,不要持诵。我们应该学习什么都不做的艺术。我们已经做了很多事情,如果做些事情真能带来一些利益,那么我们应该已经有很大成就了。所以我们一开始什么也不做,就只是坐着。坐的时候建议大家要坐直,我鼓励大家坐直。而你的心可以跑掉,远到莫斯科或是近在香港都可以,你怎么做都行,我并没有要求大家特别想些什么。好,现在开始。

 

      [静坐]

 

      我会尽己所能地跟大家解释“只是坐着”的益处。首先,身为人类的我们,有一件事是我们做得不够的,就是思维。我们的确有做思维,但是思维的对象都是外在事物。对我们很多人来说,只是坐着并限制自己维持这个坐姿,这非常难以忍受,因为我们人类有很多不喜欢的事,其中两样我们特别不喜欢的,就是无聊和寂寞,而无聊、寂寞这两者又彼此相互关联。

      基本上,这无聊和寂寞起自于根本的不安全感。这里说的不是那种粗重的不安全感,譬如“股市会崩盘吗?”“我头上会不会长出一个肿瘤?”之类的。当然也有很多那一类的不安全感,不过我在这里说的是“自我到底是否存在”这种最根本的不安全感。“是我坐在这里吗?”“坐在这里的是谁?” “我真的是她的儿子吗?”“我是她的男朋友?她的先生?我是她的翻译员吗?”“对他来说,我是什么人?”“对他们来说,我有任何意义吗?”“对他来说,我算是什么呢?”我们是如此的缺乏安全感,以至于最后甚至试图用剃刀来割自己或掐捏自己,问说:“这是谁?是谁在感受?”我们对于自己是否存在,有着根本的不安全感。

      当然,这种根本的不安全感并不总是在表面上显现,表面上我们已经对这种不安全感变得麻木、没有感觉,但这不表示这种根本的不安全感已经消失,实际上它一直存在着,是所有不安全感之王。我们持有各式各样的工作、学位、地位、朋友、家人来麻痹自己这种根本的不安全感,帮助我们暂时感觉自己存在着。我们会做一些事情,像是我们吃东西——而且是吃很多的东西,因为这样有助我们对这种根本的不安全感感到麻木。像是芥末酱这类的食物,帮助大极了!还有购物,我们购物是因为这让我们“感觉良好”——世俗上是称作“感觉良好”,但其实这是在确认自己的存在感。还有性爱,我们有各种不同体位的性爱,不只体位,还借助各种不同的小工具来进行。我们也加入一些俱乐部,从中国会、印度会到英国会,不管什么会都一样,俱乐部那些不能穿球鞋或牛仔裤之类的规定,对我们有所帮助。还有像是金卡、白金卡会员之类的事情也是如此。

      但是这些事物都只能麻痹我们的警觉性和意识。我想这有点像是“必理通”止痛药,我听说必理通是麻痹我们的大脑,使我们不觉得头痛,但实际上头痛还是存在着!而由于这种根本的不安全感一直都存在着,所以必然会在某个时间或状况下,再次出现。这就是为什么在早餐时你心情很好,但到了午餐时心情就变得极差。而让你心情变坏的原因是非常不可思议的——这个让你反感的原因可能到了明天却会让你感到兴趣盎然。

      为什么我们无法去除这种根本的不安全感?因为我们思维得不够。我们对于学习爱上孤独和无聊不感兴趣——在书店的自我成长书区里,找不到关于“如何爱上无聊和孤独”的书。我们孤独吗?是,我们都是孤独的,而且你也一直都会是孤独的——我必须告诉各位这一点——因为没有“分享”这回事。像我右方这盆极为美丽的插花,我们全都能假装我看到的你也看到了,但这只是一种假装,就好像我们能作为情人一起去京都,并宣称如何一起在樱花下享受、共度了美好时光,但那其实不是真正的共享,因为我永远无法看见你所看见的,永远看不到!你的观点不会是我的观点,而且你的观点是独一无二的。

      总之,再回到《心经》,因为我有点扯远了。大家可能会好奇,在今天这个世界里,《心经》有什么实质意义呢?正如《心经》结尾处所述:

         “故知般若波罗蜜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无上咒,是无等等咒,能除一切苦,真实不虚。故说般若波罗蜜多咒。”

      这非常相关,对于我们生活的各个层面,无论是在任何时间地点,都非常具有实质意义。我们说的不是像世界和平、和谐等这类抽象事物,《心经》甚至对你如何购物都会有所助益!我是认真的。《心经》能够帮助你购物,并且不会有购物后的抑郁症,而且还能享受购物的当下时光。《心经》能够有助你抚养小孩——你所抚养的孩子,他们要面对的世界跟我们所面对的截然不同,而我们现有的学校教育和洗脑系统可能全都过期五十年了。不要说五十年之后如何,我们甚至连明天会发生什么都不知道!《心经》可以帮助我们珍惜亲友关系。这里讲的并非指《心经》具有某种特异超能力来帮助大家教养小孩、疗愈伤口或解决你的各类问题,我在讲的不只是这个层面。

      “曼怛罗”(梵文 mantra,即:真言、咒),用非常世俗的词汇来说, 就像是一个咒语;念诵某些特定的字音,念上几十万遍,于是具有某种力量, 这就是我们通常所称的“曼怛罗”或“陀罗尼”。般若波罗蜜多是一切殊胜真 言的精髓;可以说,没有胜过般若波罗蜜多的咒。

      就字面意义而言,“曼怛罗”含有“保护”的意思——保护大家免于各种 病苦或问题。如果你问:般若波罗蜜多是如何保护大家免于这些呢?因为所有 的问题都起自于概念以及对概念的执着。一开始你有个念头,例如说是一个葡 萄柚或柳橙,同时因为缺乏觉知,所以我们无法看到柳橙或葡萄柚的整体性。 当然我们看见它的颜色是橙色,看见果皮、里面的籽,甚至可能品尝等等的, 当然可以看见那些,但是当我们看着一个柳橙时,有没有看见它无常的那一 面?我们是否看见它缘起的层面?我们是否知道这“柳橙”是一个概念化的结 果?所以,关于柳橙的这些更深层、更深奥的方面,我们没有见到,于是我们 固执于柳橙这个想法,并且被是哪一种柳橙——亚洲的还是欧洲的、好的或坏 的,好吃或不好吃等等的概念或想法给冲昏了头。

      类似的,我们一直都具有各式各样的概念和想法。就连此时此刻坐在这 里,你一定也有些想法,像是“坐在前面的这个人怎么长得这么高?”或是 “坐在旁边的这个人好像早上忘记刷牙。”或是“这个房间里可能有某种通过 空气传染的疾病,我是不是应该戴个口罩?但这样做很不礼貌,别人反而会以 为我在生病,但我又不想让别人以为我有病......”诸如此类的概念和想法延烧开来,充满整个宇宙,延伸到政治、经济体系、科学、技术,这些全都是概念和执着于概念所衍生出的副产品。而世界并没有变得更加美好,人们还是不断死去,人们依然生病,人们比从前更加感到无聊寂寞。至少三十年前,要感到无聊还需要一点时间,而现在却是瞬间就能感到无聊寂寞。因此,我们必须保护自己远离这些概念,并且保护自己远离这些对概念的执着,而般若波罗蜜多恰恰是最好的咒,或说是最佳的保护、最胜的真言。

      简单地跟各位讲讲关于《般若波罗蜜多心经》的记述:《心经》的内容是 一个结果。因为在座很多人是商务人士、自己经营生意或开公司等等的,所以 可能比较熟悉这样的语言:《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基本上是一份会议记录,像 是里约峰会、G7 峰会、南方峰会诸如此类的,这也是一个高峰会议。如同联合 国的各种峰会一般,心经峰会也是为了解决问题,唯一不同之处在于,这个峰 会的目标是要解决一切众生的问题,而不只是人类的问题。从历史上来说,这 个峰会的召开地点是王舍城,现在也称作灵鹫山。参加峰会的都是非常杰出的 人士——就像现在德国总理、英国首相、美国总统、中国总理参加东京峰会之 类的,在那山峰上聚会的也是些重要人士。通常高峰会议都有一个主讲者,对 吗?会有一位坐在当中的主席。当然,我们有释迦牟尼佛作为没有讲话的主讲 者——佛陀此时正入于所谓的遍照三摩地中。单是这一点,对我们来说就是一 大学习:伟大的领袖应该从不发言!他们只需在未来说“很好”(善哉)即 可。 但是伟大的领袖必须学会如何引发对话,而这正是当时所发生的事情:佛 陀以其加持和悲心使得舍利弗生起求知的好奇心。

      如前所说,这个峰会的参与者全都极为卓绝不凡——我们说的可是像观世音菩萨、舍利弗和非常非常多的大菩萨和阿罗汉,我们说的是众多的伟大圣者,而不是一些缺乏安全感、无法跳出自己有限思维范畴的众生。那么会议的议程是什么?像之前说过的,是为了明白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这一切的外、内、密痛苦,而不仅仅是要明白造成生态恶化、社会动荡的原因,也不单是要明白国家、家庭或朋友之间起冲突的原因,也不是讨论教育问题;这些圣者讨论的不只是未来,也包含过去和现在。如何着手处理这个问题、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就是此次会议的核心议题。

      此次会议产生了我们今天所说的大乘佛教,日后有很多来自日本、韩国、西藏、中国的伟大众生,他们忍受艰辛万苦并经历危险的旅途,前来学习峰会当天所讨论的内容。

      和许多其他会议的会议纪录不同,这个会议的决议直截了当、简明扼要, 全都包含在这部《心经》之中。问题在哪里?究竟是什么造成了这一切的痛 苦?就是我执。这就是为何大家会听到像是“无眼耳鼻舌......”等等的语句。

      但是就实修层面而言,如果愿意,这里甚至有一个咒可供持诵,作为一种提醒:

      “嗒爹呀他(即说咒曰),嗡,揭谛,揭谛, 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提萨婆诃。”

      tadyathā oṃ gate gate pāragate pārasaṃgate bodhi svāhā

      非常简略地翻译,“嗒爹呀他”就是“如此”或“就像这样”,有点像是 就此开始了,于是说“就像这样:...... ”而“嗒爹呀他、嗡”的这个“嗡” 字,在称作梵文的印度语言里是一个表示吉祥的字;显然,凡是有关去除痛苦 的讨论都是吉祥的。“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这四句,非常粗 略地翻译就是“已经去了”的四个阶段——不只是“去”,而是“已经去 了”,用的是过去式。对于在座许多对大乘教法不熟悉的人来说,这些术语可 能有些艰涩,但在这里要稍微忍耐一下。第一个“揭谛”是“已经去了”,问 题在于:是从哪里去了哪里呢?为了便于理解,可以说是“从哪里去哪里”, 就像是“从港岛去九龙”这样的“去”。第一个“揭谛” 讲的是:从世俗去神圣。

      我们大部分人都生活在世俗世界里;我们大部分人都认为自己会永远活着——记得吗?我总是说,我们购物时就好像自己会活上一千年一样。我们大部分人跟人道别时会说“再见”、“后会有期”,如同这一定会发生似的。我们大部分人对人说“我爱你”的时候,其实是在说“你也爱我吗?”所以我们是活在这样的俗世之中。就像草叶上的一滴露珠只是勉强悬挂在叶片上,随时可能落下,那些时尚、服装、食物、餐厅等等,全都只是勉强悬挂着,稍纵即逝。

      对于所谓的家庭,我们并不明白家庭就像旅舍的一个房间,人们登记入 住、退房,又再次入住......。我们许多人的祖父母已经退房了;当我们的孙子 孙女结婚或意外怀孕时,我们也不知道谁会搬进来住。

      不仅如此,各种各样的事物都可能入住,例如你的想法——你今年想的事 情,可能明年就不这么想了;你今年喜欢的事物,可能明年就不喜欢了。一切都是如此,它们来来去去,我们却认为它们是坚实存在的——我们不仅希望它们坚实存在,而且我们真的认为它们是坚实存在着。要知道,有些人会希望自己的家人能够永远快乐、永远生活在一起,会去“希望”的人其实还不错,这表示他们具有某种觉知,他们处于希望这些会存续下去的一个阶段,然而有上百万甚至不知要去希望的人,这些人就只是一昧相信事情会一直如此持续下去!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在香港这样的一个星期天早上,又湿冷又灰蒙蒙的— —是阴天吗?我不记得了。就某种程度而言,各位在香港没有睡懒觉,而是被 内心的某种感觉驱使,觉得“或许我应该前去听讲,或许我的一些问题能获得 解答。”可以说,这就是有点“已经去了”、“揭谛”。但只是一点点,些许 而已,不是很多。你的内心起伏不定,你开始变得聪明而不再全盘相信一切, 你开始对俗世感到有些怀疑,这就是第一个“揭谛”、“已经去了”的开始。假 如你能真正生起这种感受,那么你的轮回就有了永久的凹损。就像车子会有刮 痕、凹痕,你的轮回也有一些凹损,不再是完美的。从修行角度来说,这是一 件好事,因为你开始在一个更为广大的世界里思维。否则我们跟猪有什么区 别?猪喜欢粪便,而我们喜欢章鱼鼻子之类的东西。这就是第一个“揭谛”。

      我们休息十分钟,回来后再多做些禅坐。

新视觉网络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