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库 > 宗萨蒋扬钦哲仁波切文集 > 宗萨钦哲仁波切:《心经》开示与禅修(第三讲)
宗萨钦哲仁波切:《心经》开示与禅修(第三讲)

【发布时间:2016-02-05】

 

宗萨钦哲仁波切:《心经》开示与禅修

 

 

[第三讲]

      正常情况下,这时大家会午睡,不过今天我们要做些禅修。我想,能够选择在午餐后立刻禅修是件好事,因为找不出任何不做禅修的借口。有些人要等到内心平静的时候才来禅修,这很奇怪,因为我们永远会有昏沉的情况,也永远会有掉举的时候。不管肚子是饱还是不饱,在某种程度上,我们总是有些昏昏欲睡的。所以什么时候禅修其实真的不重要,任何时刻都可以禅修,就算只有一分钟的时间,也应该禅修。各位应该已经注意到了,我并没有叫大家做任何复杂的禅修——我请大家坐着,就只是坐着,接着请大家观照自己身体的存在,然后是请大家观照自己的感受。

      现在要做的稍微更高深一些——高深可能不是正确的字眼,但我们暂且称它是高深,就是更为复杂。现在我们就只是观看我们的心。在这么做之前,有几点要先跟大家说明。实际上并没有两个心,没有做观看的心,也没有被观看的心。心就像是一盏灯,照亮一切,也照亮自己。若是没有灯,就看不到其他东西;但若没有灯,你也看不到那个灯,这称作“自明”。这有一点难以掌握,但是我们会努力去做,经由循序渐进的引导——但不是在这一次讲座里做,今天时间不够。

      另外,若想学习最为深奥的一些禅修技巧,我建议各位要有一位禅修指导老师。即使只是想要练就阿诺·施瓦辛格的身材,你也需要一位个人的健身教练,所以能有一位禅修教练会是件好事。这位教练必须了解你的能力或根器,至少必须了解你的个性,包括什么会让你觉得沮丧、什么会让你觉得鼓舞、什么会让你烦躁不安。这位教练最低程度要具有慈心,关心你心灵肌肉的健康状况,因为你在这里的目标是希望自心能变得像施瓦辛格那样健美壮硕,所以这位教练最重要的特质就是应该要仁慈且关心你精神方面的成长。如果你能够应付得过来,你也可以有不只一位教练——这视个人情况而定,有时候会是件好事,有时候则可能会令人困惑。

      总之,修心的法门无穷无尽,从我们在运用的这些技巧一直到大手印、大圆满等法门都含括其中。修心的目的是为了让自己的感知获得转变。譬如现在我是看向正前方,如果我把头转到侧面的方向,那么我就会有不同的投射。我们大多数人对于自己的生活和这整个世界,视野都非常狭隘;真的,我们的世界非常微小,我们的世界小到就如同一个小小的昆虫在木头里凿了个洞住在里面,却以为这木头上的小洞就是整个宇宙。工作、人际关系、信用、功劳、家庭等等,其实都非常微不足道,这些视野都需要被改变。顺带一提,这是一个非常非常庸俗的方式,不过转变可以发生在你喝酒的时候,或许两三杯威士忌下肚后,你就开始觉得把衣服脱掉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而且是很自信地这么认为。当然,如果是通过酒精而得来的转变,在酒精的作用消退之后,通常你会更深陷于那个轮回机器里。

      现在,我要引导大家做一次非常简短的内观禅修, 这跟《心经》是相关 的。这个禅修需要一点纪律,你可以眨眼睛,也可以呼吸,必要时也可以吞咽 口水,除此之外则完全不可以动,不可以抓痒,不可以打哈欠,不可以咳嗽。 好,我们现在来做这个禅修。请大家要打呵欠的打呵欠,要咳嗽的咳嗽,要伸 展的就伸展一下,向左看、向右看,想做什么就现在做,想要发短信就现在发。

      好,请大家坐直,我们现在开始禅修。接下来在我讲话的时候,不需要做笔记,只要坐着就好。

      [禅修开始]

      不管你现在心里在想什么,只要知道它就好。

      如果你现在什么都没想,也只是知道这点就好。

      只是知道自己正听到一些声音。

      可能现在你开始感到非常昏沉,只要知道这点就好。

      或许你觉得昏昏欲睡,不要努力让自己不睡,只要知道自己想睡就好。

      如果你感到躁动不安,只是知道就好。

      如果现在你的身体有任何疼痛或其他感觉,不要理会它,不要想去抓痒或改变姿势,只是观看这些感觉就好。

      如果觉得昏沉,只是知道有这感觉就好。如果觉得想睡,不要试图阻止想睡的感觉。

      [禅修结束]

      刚刚讲过主要由三个零件所构成的转轮。当你用相反的方向去转动这个轮子时,很明显地,作为转动效果的这个轮回体验就会有所改变。在古代,会要求僧人带上一小块人骨,把白骨放在面前,注视这块骨头,接着思维:有一天我也会变成像这白骨一样。这类技巧就是在反向转动这个轮子。学习面对实相,学习不落入各种散乱之中,这么做,就会让轮回之轮的第一个主要零件的功能减弱。自然而然地,这马上会影响第二个零件、接着是第三个零件,这就是瓦解轮回的方式。从你发愿要逆向转动轮回之轮的这个时刻起,就是开始进入了第一个“揭谛”。

      回到观自在菩萨的法语:不只是色蕴,一切都是如此!受不异空,空不异受,受即是空,空即是受等等的。在详细解释这一点的时候,观自在菩萨也说到像是无眼耳鼻舌身意等等的,我不会对这些进行一一地讲解。

      在这段的尾端,应该要注意到:甚至连四圣谛也是空性——苦即是空,空即是苦,苦不异空,空不异苦;道即是空,空即是道,道不异空,空不异道;智慧即是空,空即是智慧,智慧不异空,空不异智慧;证悟即是空,空即是证悟,证悟不异空,空不异证悟;佛即是空,空即是佛,佛不异空,空不异佛。

      希望各位将来听到佛教徒说空性的时候,至少能有些模糊的概念,知道这个空不是一个全然的否定,不是空无所有,既不是拒绝接受,也不是接受。神即是空,空即是神。曾经有人问月称,应该对何种弟子传授空性?他的回答不是说:“空性是非常困难的课题,应该只教给研究生。”他的回答是:“若是有人一听到空性这个词语,就会汗毛竖立,热泪盈眶,那么就应该对这种人教导空性。”

      虽然在传授空性教法的时候,确实有一套系统性的逻辑分析步骤来确立空性——这个体系是有的,不是没有,我们在佛学院所研读的就是这个——但是如果想要真正了知空性,这些工具全都不足够。但是虽然不足够,佛教徒却从未拒绝使用这些工具。

      在某个程度上,对于某些模糊形式的空性,我想甚至很多西方哲学家从前 也曾经讨论过。像是尼采,他的哲学论述有很大一部分反映出空性。但是尼采 永远不会接受,为了理解空性,所以我们应该供一根蜡烛或香;尼采不会接受 那些,他会认为你是个沉迷宗教的流浪汉。虽然我们会说“色即是空,空即是 色;佛即是空......”等等的,但是佛教从来不拒绝方便法门,从来不会。

      我不是中国哲学专家,但是就我曾经读过的一些庄子、《道德经》的文句,全都真正高度反映出空性哲理。庄周梦蝶这个寓言里的“是我在梦见蝴蝶,还是蝴蝶在梦见我?”即是赤裸裸地在解说“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但是我不知道庄子是否有一套系统性的训练来证得空性——就只是读读“是蝴蝶在梦见我,还是我在梦见蝴蝶?”抽根雪茄,喝杯很浓的咖啡,然后躺在沙发榻上,就只是这样吗?抑或他有一个系统性的道途来实证这个蝴蝶与自己二者无别的双运?我相信庄子等大师们是有修行方法的,因为我认为,道家其实是最伟大的智慧之一。

      身为佛学的学生,对我来说,一个哲学体系之所以殊胜就在于这个哲学体系在告诉你究竟真理(胜义谛)的同时也不拒斥相对真理(世俗谛),那才是一个非常殊胜的哲学体系。这也就是为什么大家在东方哲学体系,特别是佛教里,会见到非常多貌似自相矛盾的论点。总之,这些都是不易理解的内容,我只是尝试用一些或许可行的方式来加以说明。

      你在听闻并思维这些见地之后,就会逐渐开始生起对这些见地的确信心。举例来说,你从未去过北京,首先就要形成动机(发心),甚至是做些努力来生起想要去北京的心,这就是第一个“揭谛”。

      接下来是势不可挡的确信,确实知道自己想要去北京以及相信北京确实就在那里,并且不会想要退转、背离自己的信解,这就是第二个“揭谛”。而且,这很难获得;要证得这种绝对不愿退转,非常困难!

      当然接下来两个就更为困难了,所以我只会简短讲述:你到达一个可以看见北京的位置——虽然还没有亲身抵达北京,但从远处已经可以看见北京——这时你不再需要更多的确信,因为你已经亲眼看到,不过你依然尚未到达目的地,这就是“波罗揭谛”。你已经到达北京,已经去了,不用再继续前行了,这是“波罗僧揭谛”。

      类似的,首先你看见轮回这个机器,但这时你还不确信;接着你步入闻思修之道,开始真正发展出对禅修的信解,不过这时你仍然会散乱,于是散乱后又再回到禅定之中。这就是“揭谛,揭谛”这两者。

      之后,你的旅程到达一个阶段,这时每一个散乱都变成对你的提示——通常的情况是,我们先有些许的散乱,然后变得极为散乱;一个散乱引发另一个散乱,另一个散乱又引发更多的散乱,最后冒出一千个散乱,我们就完全迷失了。但是当你到达这第三阶段的时候,实际上散乱会成为提醒自己的工具。

      譬如你家遭了小偷,你不知道小偷是谁——其实你散乱到连东西被偷都不知道!直到有一天你发现有东西不见了,这时你才觉得纳闷,于是你开始检查门窗,看看门锁有没有问题、窗子有没有关好,这就是第一个“揭谛”。

      第二个“揭谛”是你开始真正要找出到底这小偷是谁,你寻找有没有留下脚印或气味之类的。你察觉到有东西被偷,因为有人来过你家玩,包括你的亲戚、你的朋友、你朋友的朋友、朋友的亲戚、亲戚的朋友等,所以小偷必然是其中的一人,但不知道是哪一个,所以在这个阶段,不管谁来你家——你的朋友、你朋友的朋友、朋友的亲戚——只要有人来你家,你就把东西锁上,你就会留意他们,这就是第二个“揭谛”。

      之后你发现小偷是谁,原来是你的朋友,那么下一次你一见到这个朋友,你就知道要怎么对付他了,他的出现会提醒你:就是这个人,这就是小偷!而你不会在意其他的人[,这就是“波罗揭谛”的阶段]。

      我现在只能用这个方式做解说,因为这是关于禅修觉受的教法,所以很难讲解,就像是你这辈子从来没有吃过盐,而我却尝试要告诉你盐是什么滋味一样。

      接下来就到达不再有散乱的阶段,因此不需要专注,也不需禅修,这就是最后的“波罗僧揭谛”。“菩提萨婆诃”则意指建立菩提心,亦即证悟之心。咒到此就结束了。

      我们接下来还有两座禅修要做,但在此之前,因为我们时间有限,所以就不休息,而是让各位提问作为课休,或许提三个问题。这段期间内,需要去洗手间的人可以去。我们无法问答所有的问题,请选择与《心经》有关的问题。

      问:请问仁波切如何“行深般若波罗蜜多”?

      答:我们正开始这么做。顺带一提,各位可以阅读最长篇幅的般若波罗蜜多经,即《般若十万颂》,这是大家能找到的;还可以读两万颂,然后是八千颂,接着就是我们念的这个只有一两页的《心经》,再来就是“嗒爹呀他,嗡,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提萨婆诃。”越来越短,越来越小。而最甚深的就是:[仁波切默然片刻]......这个!

      问:我有个朋友上礼拜自杀了,我非常难过,觉得自己不够关心他。他看来很开朗,但现在我们知道他这几年有很大的压力、非常悲伤和抑郁。我知道自己应该要知道生命无常,但是不知道要如何缓解自己的痛苦,还有如何能帮助他?

      答:亲手抄写《心经》五百遍,然后交给我。请不要把字写得太大,我的存放地方有限。

      问:我是修净土法门的,所以希望能去阿弥陀佛净土,但是我的习气很重,就算持咒时,也压制不住内心的忧虑和贪念,而且即使我发心修持,却都无法持久,所以不确定能否往生净土,请您告诉我怎么办?

      答:要继续担忧自己无法坚持下去。这种担忧是无价之宝,担心自己没有智慧是非常好的事,我会祈祷你将会对此非常担忧。而且我很高兴你在修净土法门,我意识到净土法门是汉传佛教最重要的基石之一,这个法门不应该销声匿迹,应该保存、维持下去,净土阿弥陀经非常重要,请予以弘扬护持。只要你相信阿弥陀佛的存在,相信祂的悲心智慧,你就完全无需担忧自己是否无法往生阿弥陀佛净土,这我可以跟你保证!当然,我的保证没有太大意义,但是所有伟大上师都有做这样的保证。

      问:请仁波切开示一些有关于睡眠的指导,因为我在有些书中读到,像是顶果钦哲法王等伟大上师,他们晚上睡觉是不躺下来的。

      答:我要告诉各位一个要点:当你就寝的时候,应该要想:“好,现在我要醒来了。”这是你应该入睡的方式。而当隔天早上闹钟响的时候,这时你就 要想:“现在我要睡觉了。”并且看着彼此说:“这是我的梦啊!”你应该如 此作想。像我现在会想: “哇,多壮观,如海般的面孔在眼前。人们在笑,还 有人在我的左边提问题。”就像这样。

      问:我是一个佛学的初学者,在这十年中我的生活很痛苦,父亲过世,母亲刚得了癌症,我又和办公室同事有矛盾,我觉得忧郁无助。是不是我过去做了很多错事?该如何做才能从这种痛苦中解脱?

      答:我不知道你过去是不是有做错事,也许你过去做了很多好事,所以这些痛苦全都在这一生一起过来,并且你又值遇佛法,可能你是非常幸运的!要知道,有很多修行人会发愿投胎做受苦的乞丐,而不愿意做比尔·盖茨的宠物狗,因为如果你过得非常快乐,就不会觉察到生命的真实状况。记得我们的大老板释迦牟尼吗?他的修行之路是怎么开始的?是因为他看到了死亡、年老、疾病的情形,于是忧心到完全无法入眠。我们这些佛陀的追随者相信,那一天悉达多太子路过的时候,那个老人会恰巧同时走在那条街上,这真是我们的福报。

      所以若是你感到抑郁,有几件事情可做。你应该想:“愿一切有情众生的抑郁都降临到我身上。”我知道有些人可能会想:“万一这成真了怎么办?”如果你是菩萨,应该会喜不自胜;如果你是初学者,那么你取得所有众生痛苦的机会非常渺茫。如果你的修行到达一定程度,能够实际把大家的痛苦都吸取到自己身上来,那么你会充满喜悦地这么做,欢喜到像是在打麻将一样!所以对你来说,应该要做的就是发愿:愿一切有情众生的抑郁都到我身上来。

      另一个方法就是要这么思维:抑郁、佛以及你自己,把这三者一起放入搅拌机里混合均匀。我是认真的,这是正经的,不是在开玩笑。

      第三个方法就是在抑郁出现的时候,就用我之前告诉你的方法:只是观看就好。记得吗?就是修观(毗婆舍那),就只是观看着。

      这仅是总体而言的教示。就如同很难做一道菜是每个人都喜欢的,我不知道你的抑郁是属于哪一种,所以很难给出一个建议是适合每一个人的,不过这是一个概括性的建议。

      你的问题是:我很忧郁,我应该做些什么呢?不幸地,我的回答是:当你 抑郁的时候,只要看着那个抑郁就好;不幸地,这就是我的回答。为什么我用 “不幸”一词呢?因为可能你会把我的回答听成是:为了要“去除”抑郁,我 应该做的就是知道这个抑郁。不要认为是那样。你永远都不应该把去除抑郁当 成是你的目标——当然我们知道邀请抑郁来临也不是你的目标,但是去除抑郁 也不是你的目标,你唯一要做的就是观看。所以当抑郁出现的时候,你要做的 就只是一直观看它,持续不断地看着它。如果抑郁没有消失,不要想说:“这 抑郁怎么还不消失?”不要思索,就只是观看。你的问题应该是:“我怎么没 有在观看?”你永远不应该想说“抑郁怎么没有消失?”你应该要想的是: “我应该观看,我应该观看,我应该观看......”

      但我要警告你:当你抑郁并且观看抑郁的时候,抑郁会消失,而那是危险 的!因为你会开始为了去除抑郁而禅修。不要这么做。这就像是钓鱼和鱼饵, 抑郁消失就像是鱼饵,不要让自己因为这鱼饵而上钩了。如果抑郁消失了,要 想:“当然是会消失的。” 如果抑郁没有消失,要想:“没关系。”你唯一要 做的事情就只是观看。

      今天我所讲的禅修技巧,其中有些非常精简,可说是针对今天的教学而量身定制的。不过,我相信这些禅修技巧还是胜于安缦度假酒店的禅修,因为他们的目的不是要解脱,他们的目的只是为了让你放松。

      所以我想要告诉各位的就是,这些禅修技巧其实和《心经》非常相关。当 然,请大家尽量阅读《心经》,朗诵、唱诵,怎么阅读都行。但是就像我说过 的,你也应该知道《心经》是如何在你痛苦的时候起到作用,这也是这个问题 的重点。所以我们要如何实修“色即是空”?我们如何对此禅修?我们又如何 禅修“空即是色”等等的呢?就某种程度而言,可以说我告诉各位的禅修技巧 就是你实修“色即是空......”等等的方式,因为我告诉各位的技巧是对治执着 的。我只告诉各位要观看,从来没说要评判,我从来没有叫各位要衡量什么, 也没有告诉各位要去感觉些什么,我也没有谈论能量、脉轮之类的东西,没 有,就只是观看。其实,理想上我应该使用“看见”一词,但要能够“看 见”,首先就必须去观看才行,对吗?

      就此,我们再做一个简短的禅修,但这次要做一点分析性的禅修:这个能知者、能知到底是谁?这个能听闻、能感觉的人是什么?是谁?或许更应该问说“是什么”而不是“是谁”。暂且不管之前那些,先禅修:能知者是什么?

      现在我们对此禅修几分钟。这次可以咳嗽,可以抓痒,都行,不过最好不要太过频繁。

      [禅修开始]

      这个能知者是什么?

      正在听到这一切的是谁?

      [禅修结束]

      好,或许再回答几个问题。

      问:如何让自己在有限的有生之年更快获得智慧?

      答:你要想:有很多的日子、年月都已经过去了,很多的日落、很多的日出、很多的春天、很多的冬天都已经过去了,自己剩下的时光可能已经不多了。重复不断地如此思维。如同佛陀曾经开示过,对初学者来说,在各种心念之中,最殊胜的就是念及无常。接着再花一些时间进行听闻和思维;怙主弥勒也说听闻佛法极为重要。初学者不应让自己的感受对自己骤下批判,因为你的感受会经常变来变去。应当听闻佛法,思维佛法,努力跟那些能为自己带来与法有关的正面影响的人交往,并且无时不刻都发愿自己会花愈来愈多的时间修持佛法,以至于在此生最后一个呼吸的时候,你所生起的最后一个念头会是佛法僧三宝。

      问:随着我越来越多修习佛法,我对工作失去热情,在这情况下如何运用空性?

      答:你问我的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因为从修行的角度来说,发生在你身上的是正确的事情。但是当然我们又是过去业力的副产品,若是我们只有一张嘴和胃,没有肛门就好了,但是东西会不断流出,于是我们只好买新的东西。单是要生存在这样一个现代化的都市,就必须花非常多的钱,而护持佛法修行人的资源又非常有限,所以大家为了谋生就必须做生意。因此我会建议你,无论做什么,都是以不同的方式利益众生——要想说这是为了利益众生。例如假设你是在花旗银行工作,就要想说:因为这份工作,所以他们会付我一些钱,这会为我带来修行的资粮,而我的修行是和利益一切有情众生有关。如果你能如此作想,就算你是在银行工作,这也能够成为一条法道。但最终你应该生起出离心——生起出离心的情况就像是,若有人升你作花旗银行全球总经理这个职位,你会毫不迟疑地说:“好,我接受这个职位。”而若是升迁你的同一组织隔天就把你开除了,你也不会感到任何的不安。那才是真正的出离心。

      现在我要对《心经》教法做一个总结——只是扼要讲述而已;基本上,这次授课就只是对《心经》的概述——五蕴全都是空性,空性即是五蕴;时间、空间等等的,也全都是空性,都是幻象;你的投射并非其真实面貌。若是了解这个实相的人,内心就不会有恐惧。譬如你很小的时候,假如玩具坏了,你就会哭;等你长大成人之后,如果玩具坏了,你不会哭,因为你确知那不过是一个玩具而已。同样的,世俗所看重的一切,例如名声、赞誉、批评、受人注意、被人忽略、快乐、得、失等等,这些全都如同玩具一般;当我们藉由智慧、悲心而获得成熟之后,这些全都如同一个玩具。但在你能实际证得它们是玩具之前,这些东西还是能对你起到影响,还是能诱捕你落入陷阱之中。以此方式,要努力尝试明白《心经》的要义。

      在午休之前,我有讲到要瓦解禅定。这是根据《心经》最末所言: “无 道,无智,无所得,亦无无得。”没有道,没有智慧,没有可得的,也没有不 得的——没有什么是可得的,也没有什么是自己未得到的。

      禅修是一个工具,是一个技巧;禅修是手段,而不是目的。一旦你乘船抵达对岸之后,就必须抛弃那艘船,才能真正踏上彼岸,所以你必须学习瓦解禅定。要怎么做呢?难道我是在说你在禅修的时候把手机打开,以此来瓦解禅定吗?不是这样的。我相信那种瓦解你无论如何都会做的。我现在讲的是座下修行:就如同在座上禅修的时候应当觉知自己的念头和情绪,在你的日常生活当中也要觉知自己的一言一行。然而这相当困难,因为现在我们的禅修与不禅修之间有一条鸿沟。应该要训练自己不是只有在某个特定地点才修行,要训练自己无论是在火车上、在巴士上、在人群中、在静处,都能具有觉知;训练自己在激烈争辩的过程中具有觉知;最重要的就是时时刻刻都能忆持菩提心。其实我们讨论到的这些毗婆舍那即是胜义菩提心,但是在相对层面上,能生起世俗菩提心也会很好。这世俗菩提心基本上就是发愿:“为了利益一切有情众生,所以我会存在,我会修持佛法,我会做这种种的事情。”

      在《心经》的最末,佛出三摩地,赞许舍利弗和观自在菩萨之间的讨论,这本身就是非常深奥的象征,因为实相是无法被传授的,即使是佛也无法传授,但是又必须要解说给那些尚未明白实相的人,所以这些讨论是发生在两位弟子之间,人、天人、阿修罗、龙等所有众生皆对此感到欢喜。

      对于《心经》以及试图含括于内的实修指导,这次的概述到此就讲完了。若想真正探究《心经》与了解般若波罗蜜多,有非常多的教文可以研习。若想阅读具有相同意涵的其他佛经,也可以阅读《金刚经》、《维摩诘经》等佛经。

      《维摩诘经》也是一部解说空性的重要佛经,而且阐释得极好,其偈颂是无价珍宝。例如,我想这偈是在里面的,偈曰:“干涸的土地绝对生不出莲花,莲花只会生长在有泥有水的地方。”类似的,菩提心只会来自情绪烦恼之中,而这我们可多了,所以我们应该感到非常高兴,高兴自己不是麻木的,亦即自己不是干枯的,而是具有着莫大的潜能。这是一部非常高深的经典,是了义的究竟教法。

      同样的,佛在这部经里也不是亲自传法。这部经是关于一位叫作维摩诘的 人,他生了一场病,于是佛陀派遣众弟子们前去探望维摩诘,询问他的状况、 需不需要帮忙之类的,而每一位弟子都拒绝前往,全都有各自的理由。举例来 说,我想是阿难尊者,阿难拒绝去探视这名叫作维摩诘的人,于是佛问:“为 什么呢?”阿难就说:“那个人实在是个自以为聪明的......”佛问阿难发生了 什么事情?阿难说有一次佛陀生病的时候,他去取一些水或药之类的,途中撞 见了这位维摩诘,维摩诘就问他说你在做什么?阿难回答说佛的身体不适,所 以来这里拿药之类的。维摩诘就说:“天哪,你真是错得离谱,佛陀怎么会生 病呢?他已经证悟了。”极尽讽刺之能事。听他这么一讲,阿难对于自己竟然 会有佛陀生病的这个想法,觉得很难过,正打算放弃要回去的时候,维摩诘却 又突然讲了完全相反的话,他说:“不,不!你应该要把药拿去。不是因为佛 有此需要,而是因为你能由此积聚福德资粮。”这些都是非常高深的大乘经典,各位应该要去阅读。

      此外还有很多论典,像是龙树、月称的著作,非常的多。还有弥勒的论著——你们中国人可能对于弥勒、无着的著作比较熟悉。

      我很高兴能有这个机会讨论如此深奥的课题。我相信自己必然讲了很多错误的话,为此,我向一切圣众忏悔。我相信我们探讨这个课题必然产生了一些福德,以此福德回向给所有的菩萨——无论这些菩萨身在何处,可能有些是加油站的员工,有些是出家人,有些是妓女——愿一切菩萨都能长久住世,愿他们的心愿都能圆满实现,也回向希望更多人会对探讨般若波罗蜜多这个课题产生兴趣。

      现场口译:杨忆祖;编辑校译:西游译文, 2015 年 12 月。

新视觉网络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