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库 > 宗萨蒋扬钦哲仁波切文集 > 宗萨钦哲仁波切:纽约演讲 “缘起”
宗萨钦哲仁波切:纽约演讲 “缘起”

【发布时间:2016-02-11】

 

宗萨钦哲仁波切:纽约演讲 “缘起”(Itdepends)

 

       

      这个晚上对我来说会是个考验。有两位不请自来的高人。不是说他们不受欢迎,非常非常欢迎他们。(笑)几年前我就坐在那里,听一位叫做Robert Mickey的先生讲课,讲的是剧本写作。我对今天的着装标准做了一个戏言的要求,我看到你们中的很多人很认真的执行了。我希望你们不会太冷。因为今天的主题是缘起(dependent arising),我认为应当创造一个喜庆的、令人振奋的因缘。这当然不是说那些穿着T恤和牛仔裤来的人不会得到祥瑞的加持。

      我们自发地决定要积累一亿遍的缘起咒。我认为我们应当基于咒语讨论一下「缘起」的内容和教授。当然我只能试图来教授,因为这是一个非常深刻、广博无垠的主题。你们一些人可能会想我们为什么把今晚的标题叫做「缘起」「It depends」,我会试图根据蒋扬钦哲旺波的一段短文来解释「缘起」。所以(今天的教授)会比较专业性。对新接触的人来说,一些术语可能会很陌生。

      关于缘起的教授,杰·宗喀巴写了一段很美的诗篇或祈祷文。你们如果想进一步理解,阅读宗喀巴大师的《缘起赞》是很有助益的。宗喀巴大师说,我们有百万种原因来礼敬和赞颂佛陀——至高无上的说法者和无与伦比的导师,但其中有一个特别的原因,就是因为佛陀教导了我们缘起。

      对于经文研究家来说,我的发音并不好,但缘起咒(念诵:嗡耶达玛黑德抓巴瓦黑敦得堪达塔嘎多哈雅巴达得堪匝友呢若达诶旺巴德玛哈夏儿玛纳所哈om ye dharma hetu prabhawa hetun teshan tathagato hyavadat teshantsa yo nirodha ewam vade mahashramanah soha)最初是对舍利弗求问的回答。舍利弗当时还不叫这个名字,他后来成为了佛陀最重要的弟子之一。众所周知,佛陀释迦牟尼在印度摩竭陀国(Magadha)证悟究竟实相之后,决定不教导实相。因为实相太深刻而简单,无法使用人类有限的工具,例如语言、词语、譬喻等,来解释和叙说。所以他决定不说法示道。这本身就是一个象征,一种表达。他说他不能说法,而要默然安住于林间,因为真理无法被演说,无法被听闻。这本身就已经是一种教授。史载,梵天(Brahma,印度教三大主神之一)和因陀罗(Indra,印度教司雷电及战斗之神)听闻释迦牟尼佛的这个决定,即前往面见佛陀,请求佛陀给予法教,即便甚深真相不可说,不可思,但也许会有幸运的众生闻法,通过次第修行达到证悟。旁注一点:这样说来,佛教徒多亏了印度教的神,如果不是因为这两位印度教里非常重要的神,如果不是梵天求法,佛陀可能根本不会转法轮。总之,然后,佛陀开始在萨尔纳特(Sarnath,鹿野苑所在地区)初转法轮,教授四圣谛(four noble truth,即苦集灭道四谛)。那时,舍利弗还不是佛陀的追随者,他出于好奇,趋前请问佛陀的大弟子、最初五比丘之一的阿说示(Assaji,或马胜)尊者。作为对舍利弗问题的回答,阿说示尊者便对舍利弗说了一个偈颂,这个作答之偈颂就成为了缘起咒。

      初看,缘起咒非常简单。(藏文)我的翻译很糟糕。作为对这个问题的回答,他说,佛陀教导了因缘,诸法由因缘和合而生起,佛陀不仅教导了因缘的不同层面和种类,而且,佛陀还教导了如何灭(extinct)因缘。初看这是十分简单的答案,但事实上就像宗喀巴大师所说,它很(科学)。这发生在2500年前的印度,哪怕今天来看,这也是非常科学、毫不主观、非传教性质的陈述。所以我认为,「It depends」「缘起」,这个表述,是多么深刻啊!这就像你问一个简单的问题例如“你叫什么名字?”我们可以回答“额。。。这要视情况而定。。。”(“Well,it depends…”,呼应标题,众笑。)或者“你好吗?”(“How are you?”)“这要视情况而定。”(“It depends.”)但这如此真实,因为这真的取决于那么多的因缘。太多了,无量的因缘。当然,人类,渴望知道真正的因,于是想出了许多答案。(藏文)缘起的教授,就提供了一套答案。当然,这要由你来判断,这是否是合理的答案,究竟上这是你的答案与否。

      这其中有如此多的要素和角度,如此多的细微差别,和如此多理解的方法。你和我之间存在一些(理解)缺口,因为我将使用的词语,例如“苦”(suffering)这个词,梵文为duhkha,可能并不是你们所说的苦。当一个训练有素的佛教徒听到“诸法由因生”,这对他来说,就是对“苦”这个词的完美解释。任何由因而生的事物都是坏消息。因为如果一个事物由因而生,那就意味着它是依赖他物的(dependent)。不是像你们美国人说的codependency(心理学名词,病态依附症)的意思,有一点点像,这么说起来的话还是一流的病态依附症呢。(笑)当我们听说事物由因而生,我们即刻反应出“依存关系”(dependency),然后反应出“无常”(uncertainty)。因为你总是可以操纵因,你总是可以破坏因,因还有它自己的因,所以,我们还可以破坏因的因。“无常”是“苦”的一大要素、一大特点。你们可以思维这个,任何由因缘而生的事物都是duhkha(苦),有“依赖”、“无常”这两个要素。

      然后,我们都不想受苦,这很明了,即使我们并不清楚了解“苦”的身份(identity),有一件事我们都同意,那就是我们都不想受苦,我们都想快乐,这点当然没有异议。像你我这样的众生,希望远离苦,想要永远快乐,永远的,从此永远幸福下去。我们就先要探索因缘的根。这是我们需要寻找的,不是吗?(藏文)佛陀有他的见解,什么是苦的根本因?苦的根本因是(藏文,音nyongmonba)染污(defilement)、情绪(emotion)。(藏文),看一样东西,例如这个草莓,这个是草莓吗?覆盆子?好,看着这个覆盆子,立刻产生一种错误想法,不用应有的看法来看待它。(询问了台下一些藏文)因为他们在这里,我们就要多利用他们。(笑)萨千·贡嘎宁波,伟大的萨迦派大师,对十二缘起法(twelve independent origination)有一短很美的总结。(仁波切手持那颗覆盆子)当我们看一个东西,我们看到它,但是我们不是用应有的方式看到。我们常把这个看做一个整体,看成一个标签,草莓、覆盆子这样的标签。同样也有很多其他因素影响我们看待它的方式,例如永恒的,有一点,不,其实很多,永恒这个词用在(覆盆子)这里好像不太合适,但实际上就是这样,永恒的,独立的,我们忘记这个覆盆子的依赖特性。在所有这些因素影响下,我们就发展出了错误见解。不用应有的方式看待它。这就是所有情绪之母,希望、恐惧、期待,所有这一切的根源。然后你看着这个东西,习惯了不用应有的方式看待它,例如我看它,以为它是草莓,因为我不知道它们之间的区别。我猜草莓是大的那种。如果你很急切,例如你很饥饿,例如你是素食主义者,如果你极爱吃水果,你立刻就会采取行动。不只是行动,我要引用萨千·贡嘎宁波的话,你立刻就开始贴标签:覆盆子,不是芒果,无淀粉,零卡路里,有益健康,助消化。然后,我需要,我想要,吃掉,贴标签,所有这些,创造出观念,然后创造出渴望,同时生出一个肿块(lump)。习惯创造肿块。(仁波切指着自己的胳膊、身体)这就是肿块。肿块既然能被生出,就一定会死亡。出生会引导你到死亡。所有以上我所解释的,如果你能记起的话,就是(藏语)三染污。我们说染污(emotions)有三种,谓烦恼染污、业染污、生染污。烦恼染污意为诸惑,对事物有错误看法,不能看到实相,不能了悟依存与无常等。由烦恼染污生成业染污,就像渴望、采取行动、收获草莓、购物、测量等。业染污然后生成生染污。这三者,就是十二缘起法的缩写。这,就是佛陀的教授。总结而言,我们都想要快乐,不想不快乐,我们想远离苦。所以,什么是苦的根本因?很多人有很多见解,这就是佛陀的见解。

      这个缘起咒,是佛陀的教授。我们说,佛说因缘法,这个就是佛的说法。这是佛陀非常重要的教法之核心,例如心经(heart sutra)、般若经(prajna paramita sutra)。如果你读般若经,例如心经这个大乘佛教中最重要的经文,据传2500年前,有一个地方叫做灵鹫山(Vulture Peak),曾经最重要的,比G7峰会或者联合国会议还重要的集会在灵鹫山举行。很多重要人物都参加了,当然佛陀本人、观世音菩萨(Avalokiteśvara)、舍利弗(Śāriputra)、其他很多菩萨摩诃萨(bodhisattva mahasattva)、阿罗汉(arhat)。他们不是聚在一起讨论经济,他们其实懂经济,他们中间有很多厉害的经济学家,按摩师?(masseurs),健康专家,语言学家,很多厉害的人物。但他们不讨论经济、政治、甚至生态也不讨论。但他们讨论的是如此重要的东西,会改变世界的东西。这个,只有这个,如果你读到心经的末尾,这是唯一的药,唯一能治愈所有疾病,外、内、密所有疾病的方法。如果你读心经,你就会意识到他们其实是在讨论因缘以及息止因缘。而现在,用你们美国人的话说,有这么多的牛X人士(smart asses),他们提出了一个又一个议题,说这些是造成那些问题的原因,但他们不提出息灭因缘的办法。

       缘起咒的第二部分是如此重要(“缘谢法还灭”),因为佛陀不仅教导了所有痛苦和问题的因,他还用许多许多的方法来指出如何息灭、摧毁、抽干、终止、结束、灭尽因缘,指出灭尽因缘的可能性。你可以从很学术的角度来思考,灭尽因缘,这真的可能吗?你要做一件事情的那一刻,如果你要结束一颗草莓,那么结束这颗草莓的这个行为就成为另一个因的开始。终止结束所有的因,这真的可能吗?是的。这就是佛陀教导的“灭尽定”(nirodha),事实上是可能息灭所有因的。我们怎么做到呢?我们做“灭因”这个行为的那一刻,我们不就是开始做什么事情吗?这里佛陀教导了一个奇妙的有系统的路径,来不做任何事情。这很困难,但道是存在的。

      一个简短的关于密续(tantra)的概要。在西藏,藏语里tantra也是“殊胜”的(auspiciousness)的意思。这很有趣,我很喜欢。这个词当然被劫持和滥用了,被西藏的民俗、习俗、文化给滥用了。例如大清早,如果我的父亲看到地上到处都乱放着空篮子,他会生气,他会说,这是坏的“tantra”,我们必须马上把它们装满。初瞥一眼你可能觉得这是非常西藏化、非常迷信的。但是如果你能欣赏它,理解因缘,它就变得可以理解了。

      所以在讲复杂的话题之前,我认为,其实不是我,是伟大的上师说的,我们在经历一个奇怪的时代。拿我自己举例,如果你问我明天要做什么,我说不出,为什么?因为这个,因为苹果,因为苹果创造的监狱(i-prison),iphone,ipad,i这个,i那个。。。这只是一个例子。这个时代这么多变化,我不知道它们是好是坏。我自己是个很悲观主义的人,我认为,就这样了,这个世界在走下坡路,无法被拯救了。这儿那儿减少使用一些塑料,简直就是荒谬;少砍几棵树,有什么用?根本没有。我必须说我很悲观。这个世界改变太快,也改变我们的脑袋。30年后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我猜这个iphone会进博物馆,人们会看着它说它如何笨拙、如何落后,搞不好也会复古流行一阵子。我不知道。我们可能会把原子大小的GPS跟踪设备种在学生身体里,然后监控他们在想什么、做什么、穿什么。这都可能会发生。

      我要说一下持诵缘起咒的利益。我们知道,所有这些都依赖因缘。在某种程度上我们可以操纵因缘。例如你需要改善你的肠道运动,你可以喝这个那个。例如你便秘,你可以多吃纤维。例如你需要增加你的性力,你可以多运动,或者其他什么办法,你们都有很多经验,方法很多,你们自行谷歌。在某种程度上我们可以操纵和理解因缘。在某种程度上,一代,或两代。但是,记住,每个因,它自己都有百万个因缘,这如此难以理解。你为什么在想你现在正在想的事情?你坐在这里,貌似这里正在进行一场讲座,但是突然,你可能有个非常变态(kinky)的想法。为什么?你这辈子从来没有什么变态的想法。但是为什么今天,现在,产生一个变态的想法?例如这样的事情,可能会发生。所有这些因缘,因缘的因缘,要去了解是很困难的,只有得到证悟的众生才能全部了知。当我们不能理解那些因缘,和因缘的因缘的时候,会发生什么?我们要么成为永恒主义者(eternalist),要么成为虚无主义者(nihilist)。我们要么傲慢,要么沮丧。无法操纵那些因缘,我们甚至根本不知道它们是什么。而缘起咒,就是用来操纵、改变、转化这些看不见的、不明显的因缘的。是因为缘起咒的力量吗?是哒。但是,不只是因为它是个天启(revelation)或者拥有某种超自然的魔法力量,不是,不只是这样。但是,我们要先定义什么是魔法(magic)。什么是魔法?钦哲旺波的教导说,我的理解可能不对,(藏语),什么是魔法?缘起咒的力量。你可以理解为某种巫术(voodoo),或者某种魔法(charm),魔咒(spell)。它是魔咒(spell)吗?我要说不是。它不只是一个魔咒。但是,什么是魔咒(spell)?我们为什么可以有一个魔咒?什么是魔法?魔法在这里用两个词语来解释:诶e,和旺wam(这两个音在缘起咒里)。这很重要也很困难。要表达这个不容易。请那些相信自己是密续的狂热信徒的人注意,我在这里不教密法,我在这里只讲因和道。所以,魔法是什么?要解释这个魔法,我们又要回到之前。记得我们之前讲过,一个训练有素的佛教徒听到“诸法由因生”,在他的耳朵里他听到的是痛苦、无常、依赖。但,这也有另一个要素,一个训练有素的佛教徒听到“诸法由因生”,他修持过的心听到的是“相对”,“不究竟”,换句话说,(藏语),我们把某件事情的发生归咎于某个因缘。这其实证明了没有什么真正的生起。所以佛陀不信创世论(genesis)。因为创世论相信有一个最初的起源,就是万能的主(all-mightysponsor)。一个训练有素的佛教徒听到“诸法由因生”,他听到的是“相对”,“不究竟”,为了沟通方便,我们可以叫它“虚假”(fake),“不真实”(not true)。现在我们回到,什么是魔法?魔法就是,“虚假”和“真实”不可分,这就是魔法。(The fake and thetruth are inseperable, that is the magic.)一公斤的水就是一公斤的湿气,一公斤的假就是一公斤的真。我可能有点夸张,可能也并没有夸张。我只是想指出这一点,万一在座有一些急切的学者型人士。(笑)无论如何,这就是万物之美,万物之奇迹。你和我,没有发生(happening)什么,但没有发生就是发生。如果你稍微理解这些,再去持诵缘起咒,上面讲的这些都包含在这个咒语里。如果你不仅仅是思维,而是真的能理解、领会这些,再去持诵缘起咒,那么问题就解决了!因缘就被息灭、摧毁、抽干、烧尽、解构、毁坏。如果不能,至少,你贿赂了(bribe)它。至少你创造了一个阴谋(conspiracy)。是的,如果你在看起来很有系统性的因缘中制造了一个阴谋,那你就快成功了,你已经很好了,你成为人们尊敬的对象。因为你不会轻易堕落(corrupt)了。因此,对整个佛教,尤其是大乘佛教来说,缘起(dependentarising)和空性(emptiness)是同义(synonymous)的。空性就是缘起。我可能有一点把你们搞糊涂了。但是,缘起就是个悖论(paradox),就是个矛盾(oxymoron)。缘起不是真正的“起”,它只是看起来“起”而已。这说起来比做要容易。因为,大多数众生,例如你和我,哪怕事物只是表面看起来这样,我们总会认为表象就是实相。把假象认为是真相,这就是妄念(delusion)。妄念创造习惯,而我们刚才说过,习惯创造肿块(lump)。无论哪一种肿块,boliminic?那样的肿块,六块腹肌那样的肿块,所有种类的肿块,整个六道(sixrounds)就是一个大肿块!他们都是肿块。肿块(lump)这个词有没有负面的含义?有?太好了。那我就选对词了!它像是多余的(excess),是个负担(burden),而且是个荒唐的负担。有一些负担并不荒唐,但这个蛮荒唐的。因为你不需要它,你不能拥有它。而仅仅一次平稳的转弯,你可能就能够终止那一切。但是我们就是不能转弯,我们太习惯现有的方向了。当我们太习惯于一些事物的时候,我们就会对其他一些我们不熟悉的事物产生不安全感。我们没有那个胆量与之作对。然后就会产生压力,被空间与时间束缚。如此多的压力!即使只是,例如那天我对一个人说,预约一次按摩,这就是压力。星期三,4点钟,按摩。从作好预约那一刻起,你就有压力了。你必须一直想着这个按摩预约。这会缩短你的寿命。因为这个和世界上的其他各种系统,让我们无法避免预约和预定计划。预定计划(scheduling),你知道吗?佛教里总说有“三苦”(苦苦、坏苦、行苦),但我认为应该有“四苦”,第四个就是“预定计划”。预定计划,这真的是现代世界的疾病,真的很糟糕。这真的让人很沮丧。可能我现在太情绪化了。可是要讨论我2015年4月要做什么事情,这太让人沮丧了!

 

       (休息十分钟)

 

      我们讨论了“因”、“缘”及其“果”(effect)。因为因、缘、果,就有捆绑(binding)和解开(unbinding),有纠缠(entanglement)和解脱(release)。纠缠、捆绑的过程就是我们叫做轮回(samsaric)的体验。解开,以及最终被解放的幻觉,就是涅槃(nirvana)。这是一个很大的论点。 轮回和涅槃,道(path)的存在。我们说起道,其实我们就在说议程(agenda),道必须要有一个目标。目标,粗略地说,就是快乐(happiness)。其实解开因缘游戏的纠缠,才是目标。这告诉我们,整个轮回和涅槃的游戏,以及道(the path),都可以在因缘果的范畴内讨论。这是一个很大的论点。我表达的不好,因为你们应该从椅子上摔下来。如果你们能理解,这是多么神奇,整个看来巨大的精神之道,都能从这个简单的捆绑和解开之中找到,你们应该惊讶到从椅子上摔下来。

      关于“诶旺”(ewam)再说一点。魔法,神奇的魔法。龙树菩萨(Nāgārjuna)在祈佛时说:“我向佛祈祷,佛从未说过,通过抛弃轮回,你可以达到涅槃。我向佛祈祷,佛说,了知没有轮回存在,这就是涅槃。”

       一个实际的问题是,这一切都是怎么发生的?道是什么?道的存在,是因为我们有要解决问题的冲动,我们有修补事物的习性。经济系统的一部分就是修补事物、排除故障。所以要有道。意思就是说,你有一个麻烦,仅仅假装自己没有麻烦,这样无济于事。因为你试试看少吃一顿饭,你就会意识到,自己并没有超越麻烦。如果某人掐了你爱人的屁股,你就会意识到,你有个麻烦。如果你有麻烦,你就有习惯要去解决麻烦。那些有这样习惯的人就需要“道”。寂天菩萨(Shantideva)有一段很美的文字,我总喜欢一遍又一遍引用这段文字,只要我还活着,就还要引用它。(藏文)大致的翻译为:为了除苦,从苦中解脱,暂时允许你们有一种无明,那就是以为证悟存在。这就是佛教之道的构成,佛教之道的特征。

       再深入解释一点,因为我觉得需要完成它,否则我会觉得愧疚。这是佛陀所有法教,八万四千法门的核心。但是,出于需要,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能力,不同的态度,不同的家教,不同的文化,不同的背景,不同的荷尔蒙等等,佛陀需要说不同的法。

       有人只是想要摆脱轮回,有人只是想要一劳永逸地切断这个荒谬的因缘游戏。对他们,佛陀主要教导五蕴(five aggregates),通过对五蕴的分析理解人的无我(selflessness),人、生命、自己、自我,就像之前说的草莓,是一个很大很大的误解,我们不应该用这种方式看待自我,但我们一直都在这样做。认识这一点,认同这一点,根除这一点。这是多么深刻的教法啊!很多大乘佛教徒,尤其是金刚乘佛教徒,他们有些精英主义,他们中的一些人轻视这个教法。这太不幸了。因为所有这些关于佛性的教法,我们都是佛,是很激励人心,一时间令人振奋的。但是我们总是会回到旧的习气,自我厌恶(self-loathing),自卑(low self-esteem),通过傲慢(arrogence)和自负(ego)表现出来。实际上,佛陀教法的这一个方面,是用来拆解(deconstruct)自我的概念的。虽然表面上有些人似乎有无我的概念,因为他们会自卑,但无我到底是什么?自卑的人,无我的教法对他们是最好的了,因为你根本不需要有自卑。拆解(自我)是如此重要。人类的习惯是这样,因为我们的成长养育过程,我们的童年、环境等会给我们造成一些观念,我们发展出这些习惯,习惯成为肿块(lump)。后来,我们开始感觉到痛苦,我们听闻到神性?(deity)、咒语(mantra)、如来藏(Tathāgatagarbha,佛性)等等,这一切多么激励人心啊。但是,当和你有关的事情发生的时候(when it matters),当某人掐另一个人的屁股的时候,当你少吃一顿饭的时候,当股市大跌的时候,你的旧习气就回来了。你的我执(self-clinging)的旧习气,披着自我厌恶(self-loathing)的外衣,对大乘和金刚乘的佛教徒来说,外面再披了一层佛性的外衣,啊,我就是佛。但是内心深处,根本的罪犯仍然完好无损。这就是问题。记得吗?缘起咒有两个方面的教法,佛陀教导了因缘和合,还教导了如何切断因缘。这类人应该怎么做呢?通过次第的三摩地(shamata,止)和毗婆舍那(vipasana,观),习惯于实相,习惯于应该看待事物的方法,切断缠绕纠缠的根。然后,你就达到了涅槃,与缘觉乘辟支佛(Pratyeka-yana buddha)非常相似了。这里不详细展开了。

       除此之外,还有一种人,他们有宏大的愿景(vision)。他们对于摆脱轮回、切断痛苦并没有多大兴趣。菩萨道就是关于愿景。愿景很重要,藏文是tseme,无量愿。美国人应该对此很熟悉。我总是告诉西藏人,美国人的先驱,那些设计创造了纽约城的先驱,他们肯定有远大的愿景、远见,才会为中央公园留下如此大片土地。百年以前,我肯定路上没有那么多车子,但他们已经有城市规划的远见。菩萨的远见,概括来说,菩萨从不想要完成他们的事业,目标、终点线从来都不在菩萨的议程之上。就像普贤行愿品(pranidhanaraja)说的,虚空无尽,如是众生无尽,如是我愿无尽。(“虚空界尽,我礼乃尽,以虚空界不可尽故,我此礼敬,无有穷尽。如是乃至众生界尽、众生业尽、众生烦恼尽,我礼乃尽。而众生界乃至烦恼无有尽故,我此礼敬无有穷尽。”)地藏菩萨(梵语:Ksitigarbha)甚至发愿、祈祷永远不证悟。(“地狱未空,誓不成佛”)我认为这种宏大的愿景正是我们这样的众生需要的。如果你是个生意人,你有赚十亿元这样远大的愿景,那么损失几百几千块都不成问题,因为你的愿景宏大。如果你的愿景不是到达终点线,你的愿景和自己证悟无关,这立刻就把你从各种各样的问题麻烦中解救出来。总之,有种人具有真正宏大的愿景。有种爱管闲事(nosey)的人,褒义的爱管闲事的人,但他们也得知道如何管闲事。对他们来说,佛陀教导的缘起咒,因为这种愿景,他们就可以从一个更大的角度来看痛苦的因缘。苦因就不再是自我执,而是对所有事物的执着。想要理解万物无我的愿,是至高无上的。我们怎么做呢?记得密续(tantra)吗?殊胜。这是个游戏。记得吗?被因缘束缚的游戏。现在我们玩另外一个游戏,解开缠绕,解脱束缚。对你和我来说,我们这种应该具有这种愿景的修行人,我们应该去创造这种因缘。怎么创造?努力试图操纵(manipulate)这个情况。就像一杯牛奶,你放一点糖进去,就改变了整杯牛奶。牛奶被操纵,被破坏(corrupt),变成甜牛奶了。就像这样,菩萨,只要我们能做到,只要我们能记得,在每一次,每一个情况下都试图加一点慈悲(love and compassion)——这就是糖。为了把因缘的游戏变得混淆(confuse),我们必须要混淆它,菩萨道上有如此多的有创意的方法。记得我们说过贿赂吗?贿赂那个混淆。我们甚至可以遣送间谍。我们可以让自我(ego)认为它赢了,给它一点胜利的甜头。有很多不可思议的道。但道的最终总是要拆解(dismantle)那个犯人(culprit)。例如,四无量心(four immesurable thoughts)——慈悲喜舍,世俗菩提心,胜义菩提心,六波罗蜜(six paramitas,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和智慧)。第六个,智慧,绝对是必要的。对于初发心菩萨(small-time boddhisattva)来说,我们可以让他们拥有喜悦,因为慷慨、或道德正确、或努力指数而产生的喜悦。

      然后,当然,智慧,是最重要的。至高无上的(transendent)智慧,无二(nonduality)的智慧。事实上,菩萨道的速度、力量和影响,都取决于一位菩萨能把多少智慧运用于其他菩萨行上。有一些菩萨可能在慈悲方面特别优秀,但是如果慈悲并不根源(rooted)于智慧,不以智慧封笺(sealed),那么这种慈悲心是很狭窄、有限的。这种菩萨会非常疲倦,会气馁沮丧。说的乐观一点,这种菩萨需要鼓励,需要更明确清晰(defined)的道。同样的,三摩地(shamata,止)这样的方法,实际上就是不散乱的技巧,如果这种不散乱的技巧不根源于智慧,那么,当然我们说的智慧是最高层次的智慧,那么,一心专注(one-pointed concentration)可能可以达到,可能很让人印象深刻,可能看起来很可控,但是,记得我前面说过披上外衣吗?如果它不根源于智慧,那么一心专注就不是一个真正的菩萨死都想要的(die for)。谁在乎你有一颗特别能专注于一点的心啊?没有智慧。没多大用。所以智慧非常重要。智慧非常鼓励人心。看起来漫长蜿蜒的菩萨道,看起来无量的众生,忘记我们要帮助某个众生吧,他/她的心情、要求、问题、他/她善变的性格、心情、气味,等等。忍受这些,对这些有耐心,对一个菩萨来说如此困难啊。没有智慧的话,大多数时候,你在缺乏智慧的情况下帮助别人,你总是在把自己的定义强加在别人身上。你认为他/她需要什么。这产生好多问题。这听起来真令人沮丧,对我们中的一些人来说,对那些没有智慧的人来说。那我们怎么办?啊!我的演讲就在这里结束了。愿(aspiration)。发愿是最切实可行,最有望实现的,经济划算的,实际的密法(tantra)。这创造缘起的情境。如果你想成为一个菩萨,这是你的最后一颗子弹。你应该把它保存在你的皮带里,总去确认它还在那里,尤其在小便之后,因为它可能掉下去。愿,如此重要。我已经做了好几次,但我还要念诵一次缘起咒。(念诵)这是一个传统的口传。这又创造了一个因缘。我从很多上师那里听过他们念诵缘起咒,他们从他们的上师那里听来,上师又从上师的上师那里听来,一路追溯回去到阿说示(Assaji,或马胜)尊者。阿说示尊者最初又是从佛陀那里听来。所以,这就是心灵DNA(spiritual DNA)。

      最初我以为一亿遍缘起咒的累积会需要很长时间。但是不知怎么了,大家都变得好精进。好吃惊啊!我必须坦白,我自己只念了五遍。真令人惊讶,从开始到现在,我们已经完成超过一半的数量了。所以我正在密谋一些新想法,来创造正确的因缘。当我们完成这个之后,我还没想好呢,我们也许可以供养一亿朵花,供养一亿盏灯,放生一亿条物命,等等。我和你们中的好多人,我们喜欢做这些事,我们也应该做,这创造好的因缘。像禅修,不要急于求道,不要预期未来,这些太难做到了。我告诉你们,大多数情况下你们都是在自我欺骗。只是看上去很让人印象深刻而已,坐得很直,等等。可能这会让你产生放松感,这样下周一你又可以刻薄了。无论如何,这个做法,看上去很宗教化,但宗教化的部分很重要。我们有想法了会让你们知道,希望你们能参与。有个东西叫livestream,我一个台湾的朋友,他是个出租车司机,他给我发短信说谢谢,我听到你的法教了。他说通过他的手机,一边开车一边听。好吧,因为课程的内容是佛法,希望这能创造对的因缘。但是,有些人似乎录下了课程上传到youtube等视频网站上面去。我讨厌通过机器听到自己的声音,看到自己就更糟糕了!无法忍受!我要求你们不要这么做。另外,最后一点,我们回向功德,回向给一切菩萨的事业,以及,说到发愿,我总是有这个愿望,你们好多人都知道,我再说一次,我希望下一世转世做一个女人,作为一个共和党员竞选美国总统。共和党员!请支持我的愿。欢迎你们来做我的副总统、国务卿等等,随便你们,最好侦探能力再强一点。谢谢!

新视觉网络工作室